2018-03-16

生病和受伤

1

周三上午,媳妇儿给我发信息,说昨晚上一夜没睡。涡涡夜里忽然上吐下泻,两点钟送去医院看了急诊。涡涡还没满26个月,正是容易生病的年纪。虽说媳妇儿怕耽误我休息,夜里没有给我打电话。其实我也是忙到了快凌晨三点才休息,早上五点多又起来赶论文了。

本周我是周一夜里到达常州的,原定周四返回上海。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只好把两天的工作并在一天,调整时间约见客户和供应商,安排好公司内部工作,晚上十一点到家时,涡涡已经从医院挂完葡萄糖水和生理盐水回家睡着了。

媳妇儿说,涡涡白天在家里茶饭不思,滴水不进,躺在床上休息。到了下午,忽然说要去儿童医院看看医生。媳妇儿起初不太想去,毕竟早上才去过医院,可是涡涡坚持要去,只好带去医院挂了水。其实挂水也没有用药,就是一天没吃没喝了,补充点儿能量。

2

周四晚上,涡涡又是不听劝,在厨房里玩耍,结果不小心手指碰到了正在工作的蒸蛋器外壳上的金属部分。那个部位是有点儿烫的,但还不至于烫伤,其实并无大碍。

可是涡涡哭的可伤心了。三个月前,岳母在厨房里做晚餐,涡涡一定要跟进去玩儿,眼疾手快,抓了一把煤气灶上支炒锅的架子。那可是烧红的铁架子,烫得不轻,很快手上就起了一个大水泡。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就送到儿童医学中心,医生给涂抹了一点烫伤膏,用纱布包起来就算解决。差不多五天之后就痊愈了。

涡涡哭了半个小时,可能发现了这次的并没有真正的烫伤,于是便不哭了。可是他还不放心,跑到岳母的卧室里翻箱倒柜地找到当时用剩下的医用纱布,一定要让我帮他包扎好。

我告诉他这次没有烫伤,不需要包扎了。

涡涡告诉我包扎好的话,会好得快一点。

我问涡涡,那要不要爸爸带你去儿童医院看一看医生呢?

涡涡告诉我,这个就不需要看医生了,自己包扎一下就好了。

别说,还挺懂的。

3

早上涡涡见到我,不是很高兴。

小孩子的心思可能真的很细腻,之前涡涡只有一岁半的时候,有两次发烧,也赶上我在常州处理公司的事情。媳妇儿比较理解我的情况,没有太大问题,都不会和我说。等我回到上海,涡涡的病已经好了大半。这个时候涡涡的不高兴是显而易见的。譬如媳妇儿和涡涡说你看是不是爸爸回家来看涡涡了呀。涡涡会抬头看我一眼,然后和妈妈说,这是别人的爸爸。

4

我和一些企业家朋友交流过这样的问题。和我年纪相仿的,或多或少面临这样的问题。而那些年长者,更是有过这种难堪的经历。现在的交通很发达,但并没有让我们感受到便利。反而这种便利的交通,让家庭和事业变得更加遥远。有些便利不是给人的便利,而是给资本的便利——不管你是处在什么样的层级上。

至少先把博士论文的事情处理完毕吧,便可以空出足够的时间来协调家庭了。

虽说事业是做不完的,可学业是做的完的,还有学制年限的限制。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旧日的足迹说道:

    现在的天气小孩子容易生病,最怕就是急性肠胃炎我女儿着凉中过一次,一个星期才好转,上吐下泻的想吃又没胃口;你这作息时间太不合理了,熬夜很伤身体要注意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