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5

关于“重庆万州长江二桥公交车坠江事故”我的看法

前些日子,事故刚刚发生,我在博客里表达了对事故的哀悼,在近期的多起死亡事件和事故中,这起事故是最为罕见也最为令人惋惜的。

随着黑匣子和车身的打捞出水,事故原因也真相大白。每进一步地了解事件的细节,都令人感到荒唐。如果说坠江是由于乘客与司机的争吵,已经足够令人扼腕,那么司机在那一瞬间的诡异操作,则让人惊到无言以对。

尽管无言以对,还是有些话得说。

一、认识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比认识交通事故更加重要

有很多网友为司机鸣冤,认为女乘客的无理取闹是事故的主要责任,这一点我是认同的。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公交车的事故不仅仅是交通运输层面的事故,更是安全生产层面的事故。对于涉事公交车,从目前的报道来看,除了司机之外,没有其他乘务员,那么司机应当作为公交车的安全责任人对待。女乘客的无理取闹,可以看作是生产活动中的突发事件。作为安全责任人的司机,应当采取及时果断有效的措施,确保安全生产。根据报道,女乘客与司机纠缠时间长达数分钟,司机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形势趋于恶化。

有些声音认为,法制不健全等因素,是司机不可能采取其他有效措施的主要原因,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作为安全责任人,要务即是保证生产安全,其他的一切均不能成为理由。

特别是,网络曝光了数起抢夺方向盘的案件,最终均未酿成如此惨剧,可见安全生产责任的缺失,在此次事件中的重要推动作用。在严惩有类似劣迹的乘客的同时,必须加强对司机的培训和教育,同时,建议引入合理的心里测试,定期或不定期的对司机的心理状况进行测试,对心理异常的司机采取干预、疏导,必要时应调离岗位。安全责任人,是安全生产的最后一道防线。

二、警惕我国汽车驾驶员的整体素质水平

关于国内驾校水平低下,培养出很多马路杀手的吐槽,已经在网上风行多时。不过,此次交通事故中网友们对于司机死亡操作的态度,仍然让我大跌眼镜。在微信群和知乎上,有很多网友认为,司机的操作是“可以理解”、“情有可原”的,是正常人在这种条件下“理所应当”的反应。

在一个微信群里,当我表达对司机死亡操作的质疑时,有一位网友——我知道他也每日驾车——反过来质疑我,他问我,在这种情况下,难道你还能保持镇定驾车吗?当我给予肯定的回答时,部分网友(驾驶人)表示出了很轻蔑的态度。他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甚至有人言之凿凿地说,有时候自己的亲人在身边絮絮叨叨,都会严重影响他们的安全驾驶。

这种情况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忽然想起2016年劳动节假期,我在南京长江大桥(可能是三桥)上遭遇的追尾事故,当时追尾我的小轿车驾驶员,告诉我追尾原因是他的妻子不停地在他耳边抱怨为什么出门较晚以至于如此堵车。这个追尾的理由让我惊讶,特别是我看到他持有的是A2驾照时(还好当时他驾驶的是小轿车)。

或许,相当多的驾驶人,根本不具备在这种条件下沉着驾驶的能力。不仅如此,他们还不会意识到需要避免自己陷入这种驾驶环境当中——或许他们意识到了,但是也不会作出什么改变。

这种情况是令人感到可怕的。或许那么多的小轿车事故,是有这方面原因的。

最后

1912年4月泰坦尼克号沉没,从此引发了几乎无休止的社会讨论。至1913年召开会议制定了《海上人命安全国际公约》;至到1916年,方才明确划分完责任。

万州二桥的交通事故,希望可以成为我们的泰坦尼克号。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惨痛,更希望它可以我们带来进步。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老俍说道:

    中国式进步,需要沉痛的代价成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