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9

可能是最后一次以学生身份和导师交谈

说起来,导师辞去学校的职务已经超过有两年半了。因为还有学生没毕业,导师此前还会不定时的来学校和博士生们讨论研究工作,但时间的间隔越拉越长。从两年前的每个月来一次(当时觉得他辞职与否并没有什么影响),到去年下半年的每个季度来一次,而到了今年,似乎半年多没有回来上海了。

周五早上收到导师的微信通知,他正在等候飞往上海的飞机。导师安排了还未毕业的博士生们的单独讨论时间,但是没有安排我的。末了,导师补了一句,如果夏天还需要和我讨论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导师离开上海的航班是周六傍晚,因此只能在学校逗留到周六下午四点左右,时间很有限。

其实这个时间安排,对我来说很不利。周五时,我还在常州,晚上22:00要到苏州北站接从北京回来的夫人,然后到在苏州的岳父家住下。本周,涡涡一直在岳父家里,我们的原计划是在苏州过周末,周日晚上在全家返回上海。现在,若要见导师一面,就必须周六早上返回上海了。先将夫人和涡涡送回家,再折回学校见导师(我家距离学校有40公里远,且从苏州回家,可路过学校,路线有些尴尬)。

更加不妙的是,有几个师弟周五不在学校,他们选择了扎堆在周六见导师,以至于导师周六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似乎根本抽不出更多的时间来。我不太好和师弟们抢时间,毕竟我的毕业申请表已经交到学院去了,和导师也没有什么学术问题需要讨论,而其他师弟还在为博士毕业而努力,他们更需要和导师见面,接受指导。可惜尊师重教的传统观念在我脑海里萦绕不去,导师回学校,岂有不见之理?更何况,这是我刚刚完成博士答辩之后,是第一次真正的“非必须”和导师相见,若此次不主动求见导师,难免会有骄傲的嫌疑,于我内心也是过不去的。

要不要回学校见导师,我确实是犹豫的。我扪心自问,倘若我还没有完成毕业答辩,此番我会如何选择?毫无疑问,我必然会不顾任何阻碍,回学校见导师,这关系到我的毕业问题。那么,为什么仅仅一场答辩就会让我觉得见不见导师无关紧要了呢?这很奇怪吧。

我给导师发微信。导师稍微有些惊讶,他说,你还有学术问题需要和我讨论吗?你的师弟们已经把时间都占用完了。我说这不要紧,我可以送您去机场,我们在路上讨论就可以了。

下午四点半,我驱车一个小时赶到学校,送导师去浦东机场。大概四十分钟的车程,我向导师汇报了我的近况,包括公司的事,也有我近期在学术方面的思考,以及未来我在科研上想做的课题,等等。导师对我的想法一一做了评价,我也请他以后继续对我的学术工作做指点。

很快,我们就到了浦东机场,谈话还没有结束,导师坐在车里说话。浦东机场的出发层只允许临时停车六分钟,超出时间限制,便会自动拍照,判定违章。我也不知道导师讲话是否超过了停车时限。我一向驾车谨慎,不愿违章,但是此时也不想纠缠这种细节。

临别,导师说,祝贺你顺利毕业,毕业之后,再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了。我心里说,这就是我今天一定要赶回来和您见面讨论的原因啊。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