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

疫情状况折射出问题的几点认识

2月13日,媒体报道了陈一新12日在武汉召开会议的相关内容。此次疫情以来,各类人员的表现,虽然人微言轻,但仍有些看法,借着陈一新的讲话,表达一下我的认识。

陈一新在谈到学习习近平总书记2月10日在北京调研重要讲话时,提到了六点深刻领会,有以下几点,我感到共鸣。

一、依法治国

深刻领会“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发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能力。

依法治国的重要性不用赘述,然而,疫情发展至今,法律较为缺失。除了公安系统偶尔提醒几句,若隐瞒湖北地区旅行史,将根据《刑法》和《传染病防治法》处理,比较少见到其他场合的法律宣传。

当疫情发展至今,有多少人知道,在疫情环境下,哪些法律是应当注意遵守的呢;有多少人知道,应急预案一级响应确切的含义和举措呢?2月1日,当我从高速口驶入市区时,志愿者给了我一本小册子,是预防新冠肺炎的注意事项,如果能够附上相关法律法规(或者提供一个目录,或者扫描二维码查看电子版),我认为是更加合适的。

也许有人认为,法律条款繁文缛节,不够接地气,发了也没有用,但我认为,不论是否有用,都应该构成普法工作的环节,总得迈出这一步才好。

另一方面,行政的一方,依法行政也应当加强。年后,各个地方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层层加码,封路、设卡、限制人口流动,举动层出不穷。我查阅了《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均没有赋予地方政府目前这些举措的权力。[注1]

当然,我们也看到,很多地方的群众是乐于看到地方政府采取极为强硬的防控措施的。例如,河南省的封路等举措情况做的比较早,在疫情早期受到了网友的好评;上海市始终没有采取较为强硬的限制措施,很多网友提出了批评、讽刺,甚至希望政府领导人下台。

首先,政府行政举动不能完全受舆论的影响,究竟是否需要封闭管理,应当科学的判定,并把判定的依据和利弊向群众依法公开,而不是简单的服从舆论。其次,政府行政,不应突破法律的限制。 根据现行的法律法规, 即使政府决定采取封闭管理的话,也并非没有办法,例如,可以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向上级请示,划定为疫区,即可拥有封锁地区的权力;再如,可以召开人大会议,决议地方性法律法规,赋予地方政府相应的权力。事实上,地方政府既没有划定自身为疫区(显然也没有必要,或许也不会得到群众的支持),也没有通过人大的途径获取权力,就擅自采取了行动,是不妥当的。[注2]

[注1][注2] 本人不是法律专业人士,对法律条款的认识可能不准确或有遗漏。

法律是国家和社会的准绳,是能够让数十亿人以一个行为去行动的规则。若不能确保法律的存在和权威,则将陷入各自为政的混沌局面,对取得胜利极为不利。此外,若政府突破了法律的限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想必读过近现代史的人们都会有所警觉。

二、治理体系

深刻领会“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着力补短板、固底板,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

我在前几日发布博文的评论里,说明了我认为目前的治理体系存在问题。

这就好像中国足球,最早,我们认为是球员不行,后来发现球员换了一茬又一茬,还是不行,才发现其实是体制不行,认为是足协的制度出了问题。再发展下去,发现当男篮的姚明和易建联相继退役,男篮也不行了,这才发现,原来整个竞技体育的体制都不行。

我们的治理体系,就好比这种体制,我们往往大力宣传的,都是姚明、易建联这样具有优异天赋的志向的运动员,而这种运动员,既是凤毛麟角,又未必能出现在大家最期待的位置上。我们希望这些英雄人物能够带队取得突破,最终却发现只是镜花水月。中国不缺有天赋的足球运动员(董方卓就是很好的例子)但是当体制问题足够显著时,不但不能激活组织中个体本身的能力,反而会让已有的能力失去活力。

因此,有必要科学、客观地剖析整个事件的发展和始末,不仅要调研事实的真相,更要研讨真相背后的逻辑关系。我们不仅要知道是哪些人做了哪些事导致了疫情的爆发,更应该知道这些人做这些事的原因、动机以及深层次的利害关系,更应该探索构成这种原因、动纪以及深层次利害关系的治理体系的逻辑。如若不然,当下一次疫情爆发时,哪怕有再多的法律法规和和监管制度,也只会让领导选择铤而走险而已。

三、关于领导

深刻领会“坚持全国一盘棋”,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做到令行禁止;

这一个话题,本不想提起,过于敏感,但写到最后,还是想蜻蜓点水一下。防控疫情的问题上,可以看得出,中央对地方的指挥和命令,有些寸步难行的意味。各地政府各自为政,特别是江苏省,在这种大环境下,网友不停地调侃“有市无省”的段子,乐在其中,可能会引起不太好的结果。

在疫情的防控上,科学、全面的认识,是决定防控手段和力度的决定性依据。这一依据,往往只有中央层面才能够掌握。到了各级地方政府,往往只能拍脑袋决策,不论严管还是放松,大多取决于领导的喜好、性格,或者是与周边地区互相保持一致,以免做为出头鸟。尽管各个地方应当基于地方实际情况,进行有针对性地调整和部署,但是总体方向和指导精神,依然需要与中央对齐。倘若我们认为防疫是一场与病毒地战争,就更应该认识到服从指挥对于集团作战的重要和决定性意义。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拾风说道:

    归结到底还是要政府要有快速反应和独立判断的治理能力!一个人的最优选(逃离)和一个城市的最优选(封城)有时候是相违背的,怎么样让群众信任政府的公信力,要有抗住挑战的定力。

  2. Yan说道:

    不错,片面依靠领导个人能力是行不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