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7

非常时期的旅行(三)

抵达青岛之后,未曾来得及休息,立刻投入实验工作中。

疫情的影响,使得很多研发和研制任务无法按期进行,我们年前在青岛投入的 3D 打印设备,原计划年后开始招聘计划,也一直不能实施。青岛仅有一名研发人员,不能完成两班倒的值守要求。

我在驾车前往青岛的途中,青岛的同事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打印实验,当我六点之前赶到青岛时,刚好与同事交接班。

不过,我一直是意识不到『其实已经上年纪了呀』的事实。虽然心理上还停留在『不过是熬个夜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嘛』的状态,身体上却着实经受不住这样的消耗了。

也许是开了一整天车更加让人疲惫的原因,进入下半夜以后明显感觉不适。由于工艺方面的原因,每隔三五分钟便需要关注一下设备状态,完全无法休息。午夜以后找到了一个小方法,把介入设备的频率降低到了每小时一次甚至每两个小时一次,但实验室也缺少休息的家具。我还算未雨绸缪地买了一个午休床用于休憩,但是没有被子还是能够感觉到下半夜的寒冷。

SLM 工艺进行中

此时,我颇为担心是否会生病,若刚抵达青岛便因为过度疲劳而生病,特别是引起发热症状,岂不十分麻烦?且不说会给当地有关部门带来麻烦,也会影响未来几天的行程和工作。

好在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同事就赶来实验室替换我回去休息,一觉睡到正午,感觉身体基本恢复了能量。思来想去,调整了实验的方案,取消了第二天的熬夜计划,改到周六白天调班实验,以保全身体状态。

取消威海之行

由于调整了实验计划,原本空闲的周六安排上了实验工作,因此,取消了威海的旅行计划。

威海的刘公岛是近年来我颇想打卡的景点。毫无疑问,这是因为刘公岛是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的地点,具有历史意义。按照原计划,本周末无事可做,并且刘公岛从3月2日恢复营业,不仅门票仅为半价,而且限制客流量至景区最大承载能力的 15%。结合威海市仅存 3 个确诊病例现状,应当比较安全,并且是难得的参观良机。

最终,几个方面的原因还是让取消了出行计划。

一、如前所述,周六安排了实验。当然,这并不是绝对因素,事实上,我仍然有机会周六晚上抵达威海市住下,周日游玩并返回青岛。

二、青岛公安在周五下午打电话询问我的相关情况,并且在周六上午打电话给我单位的同事核实相关信息是否真实。鉴于地方当局对疫情仍然高度重视和紧张(与撤销高速公路检疫站等表象举措是截然不同的),我决定不要给当地带来更多麻烦(如果去一趟威海,再次返回青岛时,若不上报,则属于瞒报,若上报,则会再被审查一遍,而且我能想象得到相关人员内心的 mmp)。

三、在第二条因素的心里暗示下,我对刘公岛的兴趣也降低到了最低点。刘公岛虽然是极具历史意义的地点,但并不意味着具有很高的旅游价值(尽管是 5A 级景区)。在网上检索之后,大体上知道刘公岛的景点设置包括自然风光、甲午纪念馆、北洋将士纪念塑像和纪念碑、复原的几尊岸炮、丁汝昌纪念馆等。坦白地说,可以想象得到这些纪念馆提供的展品能有多大价值(或者说对我来说能有多大价值),而那些复原的岸炮在网上看过实景照片,也让人不便评价。我又询问了曾经在威海读大学的高中同学,得到了不值得一去的答复之后,就彻底放弃了出行计划(但尚未打消未来去打卡的念头)。

非常时期的威海旅行计划,黄了。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Yan说道:

    人生能有几次蹲号子喝茶。去!

  2. Yan说道:

    刘公岛是放入我必去列表的地儿。就算展品一般,也值得凭吊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