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1

疫情余威尚在

对于江浙地区而言,疫情仿佛已经稳定下来将近一个月了,生产企业大多具备了复工复产的条件,街边的小餐馆也恢复了堂食,越来越多的人把口罩拉到下巴上做做样子而已。

不过,疫情对我公司的影响是非常严峻的。去年底,我们完成了小试产线的最后一轮调试,由于临近春节,招聘不到工人,干脆决定让全公司人员放松一下,到年后再招聘产线工人开动生产。

后面的剧情,各位看官已经知道八九不离十了。即使我们在二月下旬得到了复工许可,但是没有工人的条件下也无法开动产线。将技术和管理人员下放到车间里,完成了两吨物料的生产之后,我连原材料也断粮了。

受疫情影响,春节后有色金属行情一路狂跌,上海有色价格方面,A00铝的价格已经从年前的 14500 元,重挫到 12000 元以下。在这种局面下,一方面上游原料贸易商不愿意出货,因为铝合金贸易原本就是利润很薄的行业,如此的价格下跌,让上游贸易商情愿库存观望,也不愿意轻易出货割肉;另一方面,下游生产企业也在观望之中,很多形势分析机构也给出了“不建议抄底”的建议。

有色金属的行情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完全如脱缰的野马,甚至有人预测,A00价格将会跌到8000元附近,于是,行业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下游企业纷纷宣布停产。这很好理解,对于这些企业来说,辛辛苦苦生产之后,发现产品的售价还比不上当时的原料采购价格,那又何苦再开工呢?

当上、下游纷纷崩塌的时候,只剩下我干瞪着眼矗立在行业的废墟上,这场面我是真没见过。乐观地说,行业洗牌对于我们这样新兴的企业而言,自然是有好处的,但是,还要更加清醒地认识一个事实:

我的账户里要没钱了。

不过,小试线并不是会给我带来很多的经济回报,我的出路在其他方向。春节之前,我已经分别与两拨投资者洽谈完毕,将在山东两个城市分别建设一个基于我公司开发技术的新工厂,这两家工厂一期建设都将采购我一条完整的生产线。我原本指望这两笔设备收入缓解公司资金上的窘境,未曾想到却因为疫情的原因,山东两家工厂的建设时间分别预计推迟到了四月和五月,这只是预计哦,谁也不知道真的到了四月和五月,会不会进一步延期。

所谓夜长梦多,就是说一件事情如果不能马上办下去,就可能出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让它黄掉。山东工厂的事情大概也是如此。近期向区里汇报进展时,主政领导得知我们计划向山东输出技术和产线,未来只在本地保留技术研发中心,并不感到满意,遂告知有关部门将我们留下来,改自建产线而非输出技术和装备。领导和我耐心解释,告诉我建设山东工厂会导致技术泄露等各种问题,道理我都懂,可是:

我没钱了啊。

领导安排了密集的投资团体来我公司考察,包括华泰直投在内的各种全国性和地区性的基金,以及本地的上市公司,等等。每天介绍公司的项目让我感到口干舌燥。来访人数之多已经超出了公司的接待能力,我甚至连椅子和杯子都不够用了。

还有一个小插曲。前些天我在园区里看到一辆豪车呼啸而过,一看车牌就知道是很有地位的大佬,产业园区的保安和主任追在车后面跑步,匆忙安排接待礼仪。我内心偷笑,心想看来园区又没有做好接待工作,不知道是来参观哪一家企业的呢。没想到五分钟后,电话通知打过来,竟然是来考察我们的。我站在大佬面前,差点没有憋住笑。那个时间我满脑子都是网络上那个搞笑视频的情景,说的是一个大妈看到有人在围观居民房屋火灾,也凑过去看热闹,等大火烧尽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自家院子着火了。

虽然这些事情办的热热闹闹,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真的拿到资金。目前的行情很是不好,公司未能如预期连续启动小试,达不到A轮融资的条件,而天使轮的资金基本耗尽,处在了极为尴尬的节点上。

哦吼,走着瞧吧。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Yan说道:

    zf一声令下,房地产搞起来,材料涨起来。

  2. Mr.Chou说道:

    我们做铝扣板吊顶,铝合金原材料跌价上游也没降价持货观望中…

    • 夏天说道:

      南海铝价稍微还要好一些,上海有色已经崩盘了。 :cry:

      • Yan说道:

        周五本地最大的贸易商跟我说12月签的6k吨长单砸在手里了。
        我只好说,姐。你看。xx地块、xxx地块,都在紧急开工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