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6

非常时期的旅行(四)

我真傻,真的。

我单知道首都这样的大城市,防控疫情的任务会重一些;我不知道会闹成这副样子。我三月初看全国疫情已经趋于缓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基本解封,就决定离开北京了。我是很听话的,政府的管控措施句句都听;我离开北京了。我就看到北京一顿操作,要做最无厘头的逆行者,对境内的管控层层加码。我上北京发布去看消息,没有松动的迹象,去市长热线看问答,只见各种焦急地提问,没有放松,返京一律隔离14天。他们是不是闹着玩的,各处一问,果然也控也不控,全凭个人自觉。我急了,央人出去打听。直到清明时节,寻来寻去寻到北京发布地最新消息,看到他们说“北京或较长时期处于疫情防控状态”。大家都说,糟了,怕是石乐志了。再一细看,果然社区里、研究院里,各种红头文件层出不穷,手里地文件都还冒着打印机的热气呢。

北京

自从3月2日离开北京,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江浙沪,以及安徽和山东,在这个一月时间里,曾经率先建立起来严格制度地华东地区,逐渐解除了封禁。疫情的影响仅仅局限在:多数人还戴着口罩,进入公众场所要测量体温或检查健康码,公园里还悬挂着抗击疫情的标语并播放着提示广播。总而言之,生活和工作逐渐恢复到正常的秩序上来。

与之相反,北京自从2月14日开始要求返京人员居家或集中隔离14天以来,政策和命令非但未见任何松动的迹象,反而日渐加码。如果说境外输入是目前防控的大头的话,北京一句“内防反弹”又把境内人员流动卡得死死的。在全国绝大多数地区都在复苏的时候,北京成为了全国少见的不认健康码,一律要求全部隔离的城市。

习近平在2月的会议中指出:

既不能对不同地区采取“一刀切”的做法、阻碍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又不能不当放松防控、导致前功尽弃。

不知道北京目前的做法,算不算得上“一刀切”。

事实上,北京的防控,可以说是一种猫头鹰型的防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说,是一种后果自负型的防控——只要你胆子大,就可以逍遥自在,但是如果出了问题,就会一巴掌彻底拍死。

在这种防控体系下,纵然有无数吐槽之处,但也不想以身试法,于是,北京是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匪夷所思的京城防控》

华东

好在华东地区畅行无忧,一个月来,把江苏、上海等地需要拜访的公司跑了个遍。疫情期间,还是尽量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全部都是驾车出行。随着气温逐渐回暖,新能源车的续航里程每一天都在好转,十分舒服。

安徽是在三月底解禁的。爸妈说既然不能回北京了,周末若是有空不妨回安徽家里暂住。我想想也是有道理,于是就连续两个周末回了安徽淮南。

对于自驾回淮南,我的记忆还基本停留在2014年左右,当时常合高速(现为沪武高速)刚刚通车,导航也不如今天发达,很多人不知道这条高速,再加上从常合高速进入安徽以后再北上的高速公路许多尚未通车,因此从上海回安徽(合肥以北地区)几乎必经南京市,其拥堵程度可想而知。再加上当时安徽境内高速公路网并不密集,想要回淮南必须绕行蚌埠,徒增里程数。我还记得第一次驾车返回淮南时,总里程高达近700公里,实在是一次长途旅程。

而如今,高速公路网更加密集,又加上从常州出发,返回淮南竟然只有区区360公里。这点距离,甚至让我觉得每个周末都回一趟淮南都是可以期待的事情了。安徽是劳务输出大省,因此从江苏返回安徽的高速公路,大体上是比较畅通,即使从南京这条路线也毫无问题,而从安徽返回江苏,车流量则是较大,只好选择绕行马鞍山,从沪武高速返回。连续两个周末,我都是以这样的路线行驶的,可以说是绝配。

高速公路上的充电费用,是分省定价的,江苏省的高速公路充电站电价是1.6元/度,且不分峰谷电价,这个价格可不便宜。而安徽省的高速公路充电站,价格则是分峰、谷、平三个时段,价格分别是0.9444、0.3942和0.6342元/度。电价的差异体现在出行费用上还是比较明显的,尤其是在高速公路免通行费的时候更是如此。今日我从淮南返回常州,由于绕行马鞍山,总共390公里的行程,总共才花费33.65元,有些难以置信。

高速公路上的电动车越来越多了,两年前还经常会一个人在充电站里续命,如今已经经常出现多辆车同时充电的场景。今天在吴圩服务器,首次遇到四台电车同时充电,充电站满员的景象。除此之外,充电的车辆的种类也有明显的变化。此前即使偶尔遇到一同充电的车辆,也大多数吉利、比亚迪等早期的电动车,从车身的洁净程度可以看出车主使用他们的车辆主要是用来做一些营生的事情。而最近一年,越来越多的充电车辆是蔚来、威马、特斯拉、比亚迪新款电动车等车型,从车身的保养上来看,或许是家庭的主要用车之一。

既然回了淮南,自然有是一顿吃吃吃,每天早上一碗正宗的淮南牛肉汤自然是少不了的,下午也要去美食街来上一碗淮南土豆片,晚上再到夜市上和高中同学来上一些烤串和啤酒,日子竟然过的美滋滋的,颇有些乐不思常和乐不思京的意思。

某同学推荐了五年的“刘老五烧烤”,每次回淮南都没得着空品尝一下,没想到这次竟然得偿所愿。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网红烧烤店还没有倒闭歇菜,也说明确实口味不错,值得一去。于是,和同学连吃带喝,玩儿到凌晨一点才回家休息。好像很多年没有过这么地随意放纵了。只是酒量更加不如从前了,三瓶啤酒就把我喝顶了,感觉再也喝不动了。

大概这是疫情期间唯一能让人感到愉悦的事儿吧。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FEILIWUYAN说道:

    续航费用确实比较便宜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