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4

疫情反复作怪

为了政治正确,帝都人民一直坚忍到两会结束,终于喜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二级调至三级。终于,小区门岗不用测体温了,出示一下出入证也不过是流于形式,大家脸上都洋溢着“我们就是习惯性地再站几天岗马上就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啦”的喜悦。单位也不再需要提前一天报备访客信息了,就连出京出差也不用提前申请管控审批单了,一片“老子们终于就要熬出头了”的形势。

我是在常州机场看到了北京查出一例本土新增病例的新闻的,虽然看到了患者14天内未出京的描述,但也未有多少警觉。从常州飞抵青岛,落地后看到北京同事群里已经在纷纷讨论此事了。

第二天,从青岛乘高铁返回北京,路上看到了又新增6例的新闻,此时感到有些不妙,但人在车上,也没有什么办法。回到北京,小区门口的岗亭已经恢复了戒备,好在只是“三级响应、二级管控”,各种填表之后,并未阻拦进入小区或者要求隔离。想想也有道理,毕竟是京内疫情反复,没有什么道理隔离返京人员。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帝都之前的防控,也没什么道理可言。

第三天,也就是今天,北京又打出一副天罡牌,新增了36个病例,不光京内,还辐射了辽宁省的两个病例,此时大概所有人都知道麻烦大了。若干外地省市也发文要求尽量避免前往北京。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于是,下周的出差计划目测完蛋,宴请安排也随之告吹(北京要求不得有群体性聚餐),一些安排好的工作又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好。

说起来帝都率先出现疫情的反复,如何认识,只能说是屁股决定脑袋了。如果想要表扬,可以说果然是英明神武,三个月前首长就意识到北京的防控特殊性,老早就提出了“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方针,并且在大多数人认为疫情已经过去的时候,依然坚持帝都的严格防控,可以说是开了天眼。如果想要抨击,可以说全国那么多农贸市场,那么多的进口三文鱼,怎么偏偏就在北京引起了疫情反弹呢,这么多疫情防控措施,岂是成了摆设?我一个老北京的同学和我长叹一口气:大概两者都有吧,对于北京来说,这是老传统了。

今天北京媒体多在营造一种悲壮的氛围,总之,希望疫情的影响早日消退吧。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8 Responses

  1. Mr.Chou说道:

    图片比喻的很形象,防不胜防。

  2. Yan说道:

    同事一天未出现,原来是出差归来今天被单位强制去做核酸检测了。

  3. 老杨说道:

    疫情,糟心啊。

  4. Dr. Drunker说道:

    多保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