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2

我开始意识到所谓的创业者精神

尽管我经历过几次创业,并且现在仍然在创业,但是我一直不知道别人所说的“创业者精神”究竟指的是什么。我一直以为,所谓“创业者精神”,不过是一种玄学。

最近我攒了一个局,涉及某部件研发和制造的项目。项目背景大概是这样的,某央企A需要研制该零件,意图委托另一央企B开展此类业务。央企B虽然知道该零件涉及国家核心利益,且利润颇丰,不得不上,但受制于体制效率因素,并不能很好的响应相关需求,因此,一方面在企业内部加速推进,试图满足进度需求,另一方面,考虑通过收购民营企业,改组加强,来完成这一目标。

事实上,两条路走的都不太顺利,企业内部受各方利益干扰,并且在各类体制条件的约束下,推进速度较慢;收购民营企业也因为没有合适的标的,一度搁浅。在这种条件下,出于对完成任务的根本需求,兼顾个人利益的保障,我设计了一个局面。

首先,将某民营企业的核心管理、技术和销售团队,全部挖出来(该企业自身存在较为明显的管理问题,所谓“挖人”,只是四两拨千斤罢了),相当于剥离了该企业重资产。当然,央企是不可能这么对待民营企业的,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我认为都不是好事,所以,我希望是该团队跳出原公司进行创业,而非以项目组的方式加入央企。

其次,我找了两家行业里的头部设备企业,经过谈判,以设备和现金出资的方式入局。

再次,我找了行业里某领先企业C,该企业以代理进口设备业务为主,虽有少量的制造业务,但以试制为主,该企业由于缺少研发和制造团队,一致不能实现转型和突破。因此,该企业同样愿意与进口设备和现金出资的方式入局。

以及,央企A和央企B,同意在半年到一年内,走完各项投资审批流程,以现金出资的方式入局。

最后,该项目落地的地方政府,也愿意现金出资入局。

最最后,我为团队保留了数千万的股权和期权,约占总股本的20%。

这个局,花了我一个月余的时间,在兼顾自己公司项目和研究所工作的条件下,让我感到筋疲力尽。我希望这个局,以研发和生产不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产品为主,在调研中,通过收集、分析团队和企业C现有的数据,实现盈利的可能性是极其之高的。当然,也会很辛苦。

同时,通过这个企业,输出整套技术解决方案给央企A和B,使他们有能力自行解决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产品制造。如此一来,大家各取所需。

可以说,从表面上看,这个局面可能已经接近了完美的状态(或许是我自恋了吧),团队的创业热情十分高涨,大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架势。

但是某一天,形势发生了变化。

问题出在了团队身上。团队忽然发现,如果他们来做这个涉及国家核心业利益的业务,运营压力更小,收入更加稳定,利润更高,总而言之,项目的风险会更小。但是,这样的业务模式,瞬间将“创业”变成了一种伪装。

首先,设备厂家被清理出局,其他潜在的风险投资机构也一并丧失了谈判的可能性。倘若公司涉及国家核心利益产品,央企A和央企B的控股诉求瞬间大增,可以用购买的手段解决的问题,就不会再允许新的不必要的股东入局。

其次,地方政府瞬间反水。在以民品为主的业务模式下,地方政府认为团队更具有灵活性和进取心,在股东会上会偏向于团队一方。然而,当公司的主营业务转向涉及国家核心利益的产品时,公司最重要的砝码就变成了央企A和央企B的垄断资源,因此,地方政府的立场发生了直接的变化。

最后,企业C,发现此项目变成如此的形式后,因为自觉无法与央企A和央企B玩到一起去,一度想要退出,但在努力之下,还是留了下来(否则公司直接变成纯国资背景)。然而,企业C的心态,从最初的实现制造领域的突破,转变为了在早期提供帮助,寻求快速获利退出。显而易见的是,在股东会上转向附庸于央企A和央企B,更加能够让企业C实现它的想法。

因此,当计划的业务领域发生了调整之后,该公司项目从原计划的以一般民品为主,通过输出整套生产解决方案协助央企完成国家核心利益产品的任务,从而获得关键央企背书的创业项目,转变成了以创业为伪装的,附庸于央企的,早期具备一定灵活性的新公司。

当更加稳妥、更加安定,无需突破自我,只需要稳定运营的方案摆在团队面前时,团队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地就放弃了以自力更生的方式来开拓属于自己的领域的业务模式。

团队放弃了更大的格局突破,选择了更安稳的运营和工作方式。

我有几天十分不能理解。在新的模式下,我前文所述的两点目标,其一“完成任务的根本需求”是可以实现的,但是对于其二“兼顾个人利益的保障”,是不能完全实现的。当然,团队的收益,或许会比留在原公司更高一些,但是,团队仍然沉浸在自己实际上是在创业的思想氛围中的话,团队的最终收益是必然会大大小于真实创业的水平的。毕竟,想要敲国资的竹杠,是没什么可能的,不知道团队是否在未来的某一天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接受结局。

今年上半年,我公司也面临这可能被央企并购的机会(尽管不一定会成功,但是机会的窗口已经出现了),但我并没有多少犹豫就自己关闭了这扇窗户。这种大腿的抱法,还能算创业吗?所以,我最初并不能够理解团队的选择。你们不是想要创业的吗?

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只有很少人会真正选择创业的,我才忽然明白了团队的心态。我给曾博士发了条一条微信,说了我的最新体会:走到今天,我才懂了创业者精神确实是一种稀缺资源。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