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1

飞行西安小记

9月24日,北京飞西安。

原定的行程是这样的,24日早上我独自一人飞青岛,下午由青岛飞西安,与同事汇合。然而,北京单位的董事长忽然约我24日中午谈话,只好退了24日的两张机票。改为下午与同事一道,从北京飞西安。

既然如此,干脆就和同事乘坐同一趟航班好了。同事告诉我,他买了XX航空的航班。

我说:这是什么鬼?

之所以我要用XX航空,是因为我有太多的话想要吐槽。虽然个人博客是自留地,以防万一引起纠纷还是不要指名道姓为妙。如有网友特别感兴趣,可以查一下北京飞往西安下午的航班,那个你最陌生的航空公司,就是它了。

尽管我非常不情愿选择这种小公司的航班,但怎奈同事已经先买为快,我也只好选择跟随。

买票的时候,我发现该航班的航空意外险不能单独售卖,必须购买组合险,比正常的航空意外险贵了10元钱。我颤抖着询问同事:这个航班让保险公司这么不放心吗?保险都要贵10块钱吗?

买完票以后,我们就立刻打车换地铁前往大兴机场。路上,我经历了最难熬的30分钟,因为我已经朝着大兴机场出发了,可XX航空迟迟不给我出票。且不提国航、东航这些大航空公司秒出票的效率,一般你等个三五分钟,充其量十分钟,总该出票了吧。可XX航空偏不,不慌不忙地让我耐心等待,大约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终于,出票了。

同事告诉我,这家航空公司买票时,只有经济舱可选择,购票之后,航空公司会给你发送一个短信,请你竞拍头等舱,根据出价的高低,安排升舱。这可真是有意思。不过,XX航空并没有给我发这样的短信。

航空公司提示我们不支持在线值机,于是我们到了机场准备值机之前,闲着无聊又看了一眼航旅纵横,怒摔,这不是可以在线值机吗!可惜太晚了,只剩下B座可选。令人难过。

走向登机口的路上,我和同事打赌,猜一猜这架航班会不会晚点。这个赌局没有成功,因为我们都一致认为一定会晚点的。果不其然,在计划起飞时间过了半个小时以后,前序航班终于来了。

终于,延误了一小时四十分钟,可恶,你再多延误二十分钟,我就可以拿延误险赔偿金了嘛。登机时,我们在廊桥上排队,看着正副机长坐在驾驶舱里有说有笑,总感觉有些奇怪。忽然,我恍然大悟,为什么我们会从最靠近机头的登机门登机呢?这是我等屌丝少见的风景呀!我又看了一眼,好像这个飞机只有一个登机门。我寻思:这对头等舱的旅客是不是不太好呢?嗨,不替有钱人操心了吧。

等我上了飞机,我才发现我很幼稚。前两排用一个布帘隔开,似乎告诉我们这是特殊舱位,但是,从座椅的类型、座位的空间来看,与经济舱没有任何区别。航空公司不是让大家竞拍头等舱吗?难道这就是要花几百块钱竞拍的头等舱?会有人花钱当这个冤大头吗?

瞬间我就想明白了,可能是没有人竞拍头等舱,所以航空公司就给我们换了一架没有头等舱的飞机吧。不过,坐得起头等舱的有钱人们,为什么会买XX航空这样的机票呢?

入座以后,我左手边是一个大爷,右手边是一个大妈。我们这一排,没有窗户。我猜大概是用紧急逃生通道改的一排座位吧。大爷一直在用手机玩儿麻将,大妈很朴素,热情的招呼空乘,咨询如何能够把手机调至飞行模式。

座椅非常的单薄,腿部空间也很局促。坐在我后排的大哥不停地变换姿势,膝盖顶住座椅靠背的力道毫无保留地传递到我的后背上,让我感觉这座椅仿佛自带按摩功能,就是手法略显只能吧。哦不对,不是手法,是膝盖法。

飞机起飞了,只用了大约10分钟,广播就告诉我们达到巡航高度了。我的天,你这是飞得有多低啊。可惜我看不到窗外。

我同事安慰我,小航空公司一般餐食不错,毕竟是饭点的航班,吃点儿好的也算是个补偿吧。然而,XX航空用实际行动打了我同事的脸。餐食水平堪比国航,颇有一线航空公司的范儿。特别要提的是飞机上提供的咖啡,算了,我描述不好。

我们这一排没有舷窗,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飞行的进度。还好,很快广播就告诉我们飞机要准备下降了。空乘没有要求我摘掉耳机,也没有要求我系好安全带。要不是有个大妈站起来准备上厕所被空乘制止了,我还以为这架飞机啥也不管呢。

到西安了,着陆的水平让我隐约想明白了为什么保险要贵上10块钱了。我左右看了看,还好,左边的大爷和右边的大妈身体还算硬朗,骨头没被震散了。

下飞机了,我和同事说,下次你要是再买这种鬼航空公司,别再叫我和你一起出差了。

西安夜景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Yan说道:

    河北?华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