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2

成绩好顶个屁用主人公之一的故事

今天是老大生日。三四年前的今天,我用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给老大发了个短信:生日快乐,知道我是谁么?老大很快回了一条:夏天。我说你怎么知道是我,老大倒也坦白:除了你,谁还记得我的生日。

老大和我曾经就读的高中一、

老大今年二十四。如果把全国同龄独生子女的父亲母亲年龄加一起做个排行,估计老大还是很有可能当上老大。他出生那年,他爹四十一岁,他娘三十五岁。

由于父母生育晚,老大在家族中人小辈分大。比如有一次在大街上和老大并肩,偶遇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老大上去便招呼一声“哥”。再比如,有一个比我们还要高几届的学长,见到老大却不得不叫一声“舅舅”。

由于我国基本国情的限制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征,老大及其后代是很难逆转这种尴尬的辈分了。我现在比较后悔当初没有和老大一个响头磕到地上拜个把兄弟,涨辈儿啊!

二、

老大高中时候成绩很好。他有个很猥琐的爱好,就是一边思考一边抠鼻屎。有时候遇到难题他抠着鼻屎就给解答出来了,好比一休哥遇到难题用手指在脑袋上画着圈就出来了一样。每当他攻克一道难题长吁一口气我都忍不住给他捏一把汗,这么难的题,得抠死多少鼻屎细胞才能做出来哟。再后来,他可能意识到抠鼻屎可以开发智力,于是说话也抠,走路也抠,每时每刻抠鼻屎。抠着抠着,老大就抠成了全班第一,正所谓军功章有他的一半,也有鼻屎的一半。

因为老大成绩比较好,所以我不得不时常忍受他一边抠着鼻屎一边皮笑肉不笑的批评我:你呀,就不是念书的材料。

再大的硬盘也架不住无休止的收藏高清电影,再多的鼻屎也受不了北京某著名学府的物理系教育。在牛顿、麦克斯韦、爱因斯坦等老一辈科学家的围攻下,老大的鼻屎终于在大三招架不住了,频繁挂科。现在老大已经毕业一年半了,没有找到工作,也暂时没有考上正规研究生,但是曾为沧海难为水,老大还是会一边抠着鼻屎一边皮笑肉不笑的对正在读研究生的我说:你呀,就不是念书的材料。

三、

老大不擅交流,尤其不擅与女生交流。他就读的大学女多男少,但是四年大学读下来也没和女生说上几句话。以目前的情况看来,老大的初恋可能要到三十岁以后了,生儿育女的年龄很可能还要打破他老爸保持的家族记录。对于这一点,我比较替他的后代以及其他家族成员担心。这个辈分实在太尴尬了,我简直不能想象等老大的儿子刚学会话说的时候他带着孩子认识家庭友人的场景。“这位大叔是你外甥。”“这位大爷是你侄子。”“来,看这位大娘,叫外~甥~女~,哎,真乖!”满脸黑线。

我估计每年春节家庭聚餐的时候场面都会比较悲喜交加,全家族人聚在一起满脸挂黑线都挂的和非洲土著似的也不太好看。还有压岁钱的问题也很让人头疼,你见过外甥女给大舅压岁钱的人间惨剧么?估计以后老大邀请我参加他家庭聚会的话,我就能见到了。

四、

当然,老大现在还不会为这些虚无缥缈的事儿犯愁。他那不到一米七的身高里孕育的忧伤早已直插云霄了。老大有很多烦心事儿,犯愁自己找不到工作,犯愁自己考研屡屡受挫。作为曾经的班级第一,能混到如今这般田地也确实不容易。如果要写一本主题是成绩好顶个屁用的书,老大肯定能以他的履历占据相当的篇幅。

很多朋友都叹息老大在大学期间自甘堕落了,自我放松了,但我知道这都是错误的,都是对老大不信任不了解的表现,只有我知道老大不打游戏不沉迷网络,不吃美食不泡美女,每天抱着课本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心怀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的朴素愿望。老大之所以会如此落魄,如前所述,是因为鼻屎不够了。

不管是因为什么,老大现在很难堪确是真的。联想到每年只有我记得他的生日,以及他向我诉苦的频率和内容,或许只有我会偶尔用猥琐的调侃帮他缓解压力。无需遗憾出身,不用指责社会,这些无关痛痒的嘴皮功夫什么也不能改变。

不用担心,不用紧张,每个人都不会掉队,但每个人都会走弯路。有的人五十岁时走了弯路,有的人十八岁时走了弯路,老大只不过在二十二岁时走了弯路而已,尽管有点儿长。

五、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新华字典》1998年修订本P673“前途”。

老大,生日快乐。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Soleado说道:

    我靠,你也开始写这种不正经的文章了~

  2. 林竟说道:

    整个博客看到现在就这么篇正经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