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6

今日上海暂别高温天气

今日上海暂别高温天气

离开大学的那年,北京特别热,在刚刚兴起的微博上,成天有人在播报着各种耸人听闻的炎热消息。我虽然怕热,但一直比较耐热。这个说法是不矛盾的,比如说32℃的时候别人觉得吹吹风扇就好了,而我就开始希望吹空调了,因为觉得热,而38℃的时候别人觉得真得很热了没空调好难受,而我觉得虽然很热但没空调也不是没法忍。除了大一时居住的分校区要求暑假必须离校,我在其他年级的暑假里基本没有回过家。北京七月底的炎热和八月中的桑拿天,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那一年热得程度是,忍了五六天之后我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收拾行李回家去了。热怕了。

幸运的是,那是我最后一个没有空调的夏天。大学时我就和舍友说过,毕业那年一定是我最后一个没有空调的夏天。读研的时候换到研究院里,宿舍、办公室和实验室全空调装备,舒舒服服得过了几年夏天。不管谁在QQ上问我“热不热啊”,都要很嘚瑟得回一句“谁知道呢我又没有出空调屋”把人噎回去,心里爽得不得了。

来交通大学读博士之前我是有过调研的,实验室和宿舍有空调无误,虽不像研究院里那样中央空调全楼覆盖,但体面地度过夏天料想没有问题。人算不如天算,到了学校才发现,有空调也架不住满屋子热处理炉外加墙壁四处透风啊,三台空调最大功率运转,室内温度也一直在34℃附近徘徊,再要降温也难为它们的本事了。这样的天气仿佛让人一夜回到三四年前,晚上热得睡不着觉和室友出门吃烤串喝啤酒直到凌晨凉快了再回屋睡觉的日子历历在目。

化工原理告诉我们,传热与介质和温差有关,介质就是空气,万年不变是个常量,所以在制冷功率和室内外热交换速率近似于一定的情况下,室内温度就是由室外温度所决定的了。可是真不巧,根据昨天的报道,今年的上海出奇得热,是近60年来最热的一个夏天。事情得从好的一面看,到上海的第一年就经受这般考验,这叫高起点,未来好几年可能都不会觉得夏天有多么得热了。就好像虽然今天天气预报仍然给出了34℃的气温,但这个数字看上去就显得那么的清凉,实际上不开空调也不觉得那么热了,这就是连续二十几天40℃左右磨砺后的成果,适应了……

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前几天在饭否上,看到一个让我愿意花一块三毛五赌她是学文科的网友感慨人类真是作死的节奏,为了避暑发明了空调,空调造成臭氧层空洞,臭氧层空洞造成温室效应,温室效应让气温更炎热了。人类,你们的末日就要到了!

上周休假时我也和朋友调侃过这样的观点,不过要是煞有介事得拿来感慨人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科学发展起来之前,人类都是用一些超自然的说法来解释超乎想象的自然现象,西方文化孕育出科学之后,西方人更多的尝试用科学的观点来解释或告诉你暂时不能解释一些自然现象,而中国人喜欢用科学做伪装继续超自然化自然现象,一连串的“因果”之间都不构成充分必要条件。因为空调所以更热的因果循环感慨,与人类发明了空调避暑,触怒了玉皇大帝因此降罪连续高温惩戒人类不要自作聪明曲解圣意是没有什么实质的区别的。

昨天气象台又发布消息了,截至目前上海市今年经历了40个高温日,追平了近十年来2003年的记录,而1934年的55个高温日和1953年的42个高温日要比今年更加严酷。1934年和1953年既没有空调,也没有什么过度污染环境的工业,不是照样热得让热头皮发麻么。

所以这样让人不爽的天气,就放放轻松自求多福吧,瞎捉摸一些不靠谱的想法,身子和心里都不好受。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