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8

这难道就是解放前夜的感觉吗?

傍晚交大。

傍晚交大。

今天 ZW 又穿着大裤衩跑到实验室来了。对我空投了一颗差不多和在广岛上空的原子弹差不多当量的炸弹:明天可以入住博士新生宿舍了!

所以说一切行政部门的话都是不能信的,他们明明在网站上公布了最早入住日期是下个周一,明明说好了是下个周一!可是居然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改时间了!要不是因为是往早了改我想我才不会这样原谅他们呢。

不过我还是难以压制心头的愤怒,要不是 ZW 今天跑到宿管科咨询了一下,我不就不能第一时间搬到新宿舍里去了吗?所以 ZW 立了一功,实在让人非常感动。为了报答他我决定不再喊他 CW 了,虽然他的学校银行卡上被人写成了 CW ——竟然不知道“曾”字在姓氏里面念 Zēng,想必小学语文老师在二年级就死了吧。

如若明天就可以搬去新宿舍的话,我在借宿的本科生宿舍里就剩下最后一个晚上了。这个宿舍槽点很多,可这样忽然的告诉我明天就要卷铺盖走人,还真的有些不舍的。等等,我好像没有铺盖放在本科生宿舍里让我卷,那就没有不舍了吧,真的就要搬走了,无比激动的心情让我前言不搭后语了。

说起这个本科生宿舍,最让我不能忍受的就是:太暗!位于一楼的寝室窗外全是成荫的大树,早上九点还是昏天暗地的感觉。我借宿在师兄的博士生宿舍时,早上六点就醒来了;在本科生宿舍这里,睡到八点半才睁开眼,感觉黑乎乎的一片还是想继续睡觉。这种事情我能忍么,作为一个每天需要为毕业而奋斗的在读博士生,这种事情我能忍么!你看看,若是六点醒了,计划八点出门的话还可以再睡差不多两个小时的回笼觉,现在八点半才睁眼,除了鲤鱼打挺翻身跳下床往门外跑还有别的招么!睡回笼觉这么爽的事情被活脱脱的剥夺了有没有!

在本科生宿舍借宿接近两个月,最麻烦的要数洗澡了。搬进本科生宿舍的第一天,我问做在我边上正在津津有味的玩 DOTA 的舍友:咱们宿舍有热水器吗,你们平时怎么洗澡的?他头也不抬的回答我:没有热水器,只能去澡堂里冲澡了,不过这种热天我们有……我赶紧看了一下手表,已经22点40分了,站起身打断他说:那我回博士生宿舍洗个澡再过来好了,再见。

每天都是同样的节奏,在实验室逗留到晚上10点,然后火急火燎地走到博士生同学那里,借淋浴间洗个澡,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衣服洗掉,再步行15分钟走到遥远的本科生宿舍。上海那段热的让人发疯的日子绝对不可能忘记,水管里的水已经被加热到了至少有35℃,根本不需要开热水阀就能洗的非常舒服,夜晚的户外也是一样的炎热,有几天这15分钟路就热的满头大汗,就像刚才洗完澡没擦干一样——别骗自己了水和汗能一样么!走到宿舍之后也没有别的事情干,直接刷牙上床玩 PAD 等他们玩够 DOTA 关灯睡觉。

休假之后再返校,宿舍里的本科生们都回家过暑假去了,借宿的我反而成了这间宿舍里唯一的人,寄人篱下的感觉瞬间荡然无存,甚至让我有仔细打探一下这个宿舍的想法。首先当然是推开了洗漱间背后的那扇破旧不堪的塑料板门。一般剧情在这里都会在这里发生别样的展开,有可能他们在这里堆着三五个破旧的盛满金币的箱子,等着我把它全都带走再发起全球通缉;有可能他们在这里偷偷饲养了一条黄金巨蟒,我一开门它就窜过来把我缠住然后捏死;也有可能他们内部发生了激烈火拼,在宿舍里刀光剑影之后赢家锁门而去走上梁山,把杀掉的那个舍友扔在这个隐秘的地方直到发臭腐烂才被隔壁宿舍发现报警。

门吱呀一声就开了,这果然是让人连血液都能凝固的小房间。不是因为有金币,也不是因为有蟒蛇,当然也没有舍友的尸体。空荡荡的小房间里,立着一根淋浴器……

只有一个水阀,我拧开摸了一下,是凉水。我忽然想起了那个舍友当时没说完的话,后半句应该是:不过这种热天我们有冲凉间可以洗澡。尼玛我这两个月每天这么折腾的跑这儿跑哪儿洗澡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啊,多么痛的领悟。再见,这个让我伤心欲绝的宿舍…….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林竟说道:

    一个煞笔居然需要这么长的篇幅来诠释,真是话痨

  2. 林竟说道:

    在实验室逗留到晚上10点 ,嗯,逗留其实是调戏师弟的意思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