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2

大师兄连白骨精都不怕,还能怕白血病吗!

上海交通大学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上海交通大学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1

首先假设你和我是同龄人。如果你和我一样从小学到初中几乎每个暑假都要至少看一遍西游记的话,一定有一种大师兄总是神通广大二师兄总是憨态可掬的先入为主的印象,这就是西游记这部作品的魅力。如果你没有和我一样总是在暑假看西游记,那你特么有童年么你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我来到实验室的第一天他们就告诉我大师兄生病休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几天之后我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师兄什么病啊?

二师兄说,白血病。

这不科学。这简直颠覆了我心目中大师兄应有的形象。那可是大师兄啊,孙悟空的代名词啊,可是能驾筋斗云能使龟派气功满月会变狼人的孙悟空啊!哦对不起可能搞得有点乱。可我依然不能把白血病和大师兄这个词儿联系在一起。大师兄连白骨精都不怕还能怕白血病?

可这是真的。我们的导师不是菩提老祖,虽然我每周都要跋山涉水从浦东坐两个半小时的地铁一路西去到学校但也不是取经,我的大师兄也不是孙悟空,他爹姓闫,他随他爹姓。

虽然我没有见过大师兄,但是我还是很伤心。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得白血病就得白血病了呢,真的是接受不了。特别是大师兄若是不幸早逝,我就要从四师弟升格为三师弟了。未来四年我岂不是只能说“老师,大师兄说得对啊”、“老师,二师兄说的对啊”、“大师兄,老师说的对啊”、“大师兄,二师兄说得对啊”等等这样寥寥几句话了么!学生做不到啊!!!

我甚至要哭了出来,惨兮兮的和二师兄说,怎么会这样,大师兄去的真可怜,太可惜了,我为他感到难过。

二师兄白了我一眼,说:电视剧看多了吧,白血病治得好!

2

今天中午二师兄忽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满面愁容,和我们说,大师兄他爹来上海了,要请我们吃饭,啊啊啊不想去啊,又没帮什么忙,受之有愧啊!马博士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

马博士说,去吧,去了就有事情要你帮忙了。

席间大师兄的父亲和婶婶和我们说,大师兄的化疗已经结束,几次病危通知书之后终于活了过来,现在生活能够自理,只等着最后的骨髓移植,虽然不一定配型能够完全吻合,但无论如何都要移植骨髓。

简单的说,是可以康复的。

我就说大师兄连白骨精都能打死三次,区区得一次白血病算什么!

后面的事情不外乎组织学校募捐,婶婶说的很对,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让大师兄感受到同学们的温暖。有的时候精神上的力量比物质上的力量更有力。听完之后我默默的脑补了银行账户里冻结2000块钱准备金的画面。我特么的现在真是要穷疯了,是真舍不得出钱,但我贡献2000块钱能换来大师兄回实验室和我们一起做实验是真特么的太值了啊。

3

闫父说,身体比什么都重要。不要做起实验来那么疯狂,少熬夜,要按时吃饭,否则身体会垮掉的。我们小鸡叨米一样疯狂点头,马上一碗米饭就叨完了。

4

现在我的目标就是活着毕业,轻轻地离开,不留下一条断胳膊断腿。

5

我真的用这么轻松的口吻写完这篇博客了。我果然没有写到一半就悲伤起来。因为大师兄一定能治好。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