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3

我有宿舍啦!(二)

交通大学宿舍楼

交通大学宿舍楼

1

我真的是觉得写博客不能分上下或者一二三四,因为写完了上就不想写下,写完了一就不想写二。

比如我写《我有宿舍啦!(一)》的时候明明想好了第三天就开始写(二),之后就再也懒得动笔了,一直耽搁到三周后的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呢,想必你一定和我一样清楚——因为懒呗,还能是啥。

2

第二个周一,我拿着照片和录取通知书去找阿姨,这次爽快得很,填表拿钥匙,分分钟搞定。七楼,好彩头,据说上海人讲究七上八下,就爱七楼,我也跟着迷信一下,反正我不是八楼。我美不滋儿得正要上楼,负责保洁工作的阿姨从边上走出来叫住了我:同学你是新来的吧,记得宿舍记得保持卫生哦,垃圾自己拿下来倒掉哦,大便之后记得要冲水哦……

我赶紧打断她,耐心的向她解释:阿姨您放心好了,我们绝对不会大便之后不冲水的,而且现在谁还在宿舍卫生间大便呀,我们都是在办公室的卫生间大便的,每天大便十分钟,算下来全年相当于放了好几天假呢,还可以用公家的卫生纸。带薪大便你不拉,难道会回宿舍来占用个人时间大便吗?您放心好了,我先上楼啦!

3

我打开宿舍的房门,瞬间惊呆。白色的墙面已经泛黄泛灰;虽然朝南但被不规则的外墙体夹在角落里显得阴暗潮湿又和阳台外的明媚烈日形成强烈对比;墙角和桌边零散着几张蜘蛛网但却没有衣着暴露相貌妖艳直接冲上来拉着我哥哥哥哥叫唤的蜘蛛精;一条大裂纹纵观地砖但几乎被积尘掩盖;属于我的空床对面一张物品堆成喜马拉雅山的床铺和另一张堆成珠穆朗玛峰的书桌但脏的好像已经没人居住——这是鬼屋吗?我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然后我的耳后就想起了一个声音,你来啦?

要不是我进门先撒了泡尿,正在幻想这会不会是鬼屋的我肯定直接就尿了。回头一看,一个男生在和我说话:你是今年入学的新生?

我说,大,大哥,是的。你好。

宿舍大哥还是很亲切的,问我姓啥名谁,哪个学院,哪里人,导师是谁,硕士课题做了什么,对博士未来有什么规划等等。我也借话说话返回去问他。

这样的谈话很温馨,我觉得很好,甚至觉得有这样一个性格温和,性情开朗,看上去还挺乐于助人的宿舍大哥就算宿舍脏点差点暗点鬼点也就忍了。直到大哥说:我博士读了六年了,L 老师的博士,毕业了。

我是知道的,恐怕全学校都是知道的,L 老师手下一个读了六年的博士,跳楼自杀了,立毙。我忍住没尿。想什么呢,难道宿舍大哥就是那个博士?开玩笑,别搞那迷信的一套,人家博士跳楼是因为毕不了业拿不到学位,宿舍大哥这都毕业了。

宿舍大哥继续说:其实我早都可以走了,可是我明明已经毕业了,但是学院还是一直压着我的学位证不发,弄得我也走不了,哎,可真是的。

我要怒摔了好么,这是什么样的展开啊。冤魂不散有事儿没完灵魂不能得到超度还在现世游走的节奏是这样吗!

我接不上话,只好说,那啥,大,大哥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对了您贵姓啊。

宿舍大哥说,那你忙去吧,我姓卢。

4

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宿舍大哥还没回来,我赶紧敲了隔壁宿舍的门。我问道,就住我那屋的卢大哥……

隔壁的同学说,什么卢?那屋里没有姓卢的。

我脸色煞白。难道!

隔壁的同学继续说,人家是姓陆。

我说大哥,算我普通话是渣行了吧。他又说,其实也可能是姓卢,我其实也不知道他是姓卢还是姓陆。我靠,您这是玩我呢吧。

我和隔壁的博士聊了几句。我正想离开,他忽然把话题引到了我的兴趣上,他说,你是材料学院的对吧,你们学院可不好毕业,上个月跳楼的那个博士就是你们学院的,你知道吧?

我说,知道知道,就是卢师兄的师兄,他们都是 L 老师的博士。

他不信,说这不可能,我和卢关系不错,如果是他的师兄,那他肯定是要告诉我的。上次我们还聊过那个跳楼的博士,他可根本没说过那个博士是他实验室的师兄啊。

我赶紧辞别,跑进厕所尿上一尿。这情况不太对啊,这种宿舍环境,这种宿舍大哥,我这不是要被缠上了吧。

待续。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苏幕遮说道:

    还待续呢。。。。我对这个打开详细内容能正好跳到预览进度的功能表示好奇。友情提示:新浪微博夏不降已被占用。

  2. pengzhan说道:

    带薪便便。。。笑死我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