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8

多么骨感

1

入学典礼的时候,辅导员老师就很不客气的把丑话说在最前面了。

意思是你们以为博士入学了就很了不起吗,别嘚瑟了你们,能有六七成拿到博士学位就谢天谢地吧你们!

后来,今天张三退学了,明天李四走人了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因为学院总共有七栋楼,学生非常分散,大部分消息的真实性待考,只有李教授的博士新生开学一个月就退学走人的消息是确凿可证。李教授水平如何我不知道,但口碑之差大家心知肚明。

以往来说,博士新生刚刚入学,是不会发现跟着李教授是多么糟糕的选择。这一状况从今年开始发生了不可逆的转变,因为李教授的肄业博士在今年7月从宿舍楼上跳楼自杀了。

全学院的学生都在说李教授不好的时候,是没法瞒住他自己的学生的。所以他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就向学院申请了换导师。这种特殊时期,学院偏偏没有同意。他就退学了。这事不会有假。

2

我知道葛要考博,是在钢研院家属区门口的快餐店里。

他热衷于电子游戏,从不参与户外运动;而我不沾染游戏,经常出门消遣。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关系不冷不热。属于见面点头微笑,问句你吃了没有的那种。

但是我们在快餐店里相遇,他正拿着筷子往嘴里扒饭,你是没办法面对这样的他问你吃了没有的。可一言不发又很尴尬,我坐在他对面,想了想,问了他一句:明年硕士毕业,打算留北京工作么?

葛跟我说:不。考博。

我说哎呦是这样么,我也是。考哪儿定了么?

葛继续说:上海交大。

我说哎呦是这样么,我也是。

3

我们俩都是提前来到学校报到。葛比我来的更早。上海的气候让来自北方的他有些不适,难以置信的潮湿是李教授的博士生跳楼身亡之前他向我抱怨最多的。

我们曾多次在一起去食堂的路上讨论过这件事情。甚至有一次不知觉的在路上开始大骂李教授,连他本人从我们身边走过去都没有发现。我们想骂的不是李教授,他不过是整个学院对待博士生的态度的缩影。值得同情的也不只是那一个博士生,他只是受困其中的典型代表。

我们也多次说过低的毕业率和残酷的就业形势。我们互相给对方发QQ截图,说你看看智联招聘和51Job上都是完全没有需要咱们这个专业的博士生的工作岗位呢!我们互相鼓励争取四年时间拿到博士学位,但这些话题最终都会以谁他妈知道毕业能干吗啊终止。

4

葛忽然就回家面试去了。一份也许不够体面,但些许稳定的工作。那点儿放在上海简直是不能活,可在他的家乡已算是小康。

上周三下午,葛在返回上海的火车上和我聊天。他决定退学了。

坦白的说,如果没有什么原因让你一定要选择交大。在交大读博士是非常愚蠢的。它硬性规定了四年的博士生学制,却并没有相应的去提高博士生的能力和水平,只是想让你多为学校卖一年命。但我有理由要在交大完成学业,葛其实没有。

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震惊。为什么要退学,有很多理由,低得可怜的待遇和地位,扑朔迷离的未来,等等。葛说感觉不甘心,不到半年就放弃了。葛没有跟我说究竟是哪一点让他忽然就越过了这个临界点,决心不再继续学业了。

没有任何一点理由会有这么大能量。每天都在发生这各式各样的事情,让读博的耐心衰减罢了。

5

葛回学校已经一个星期了。他还没有开始办理退学手续。

我没有动摇。他和我说,只是退学需要导师同意,申请书上需要博导签字的。

然后呢?

我还没有找见我导师,他一直没时间见我。

6

我忽然想起来和葛有时候也会聊如果真的能四年就拿到学位该多好。你永远把理想描绘的那么美好,却始终不知道现实究竟能有多骨感。

[singlepic id=18 w= h= float=center]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苏幕遮说道:

    让老师签个字都没时间?是不是学校老师都特别忙?我们现在写论文老师也是各种忙。那个李教授有什么不好的会逼到人跳楼啊?

  2. 苏幕遮说道:

    你的博客居然改版了!!!!!什么时候改的!!!!!对黑框不能铺满,右边会露出白底表示不满。而且你要做成叠加效果的话,为什么不把文章底板色换一个。为什么你的首页抬头上都是生活日志?标签栏的字号和字色不能多设置几样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