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4

该来的总要来

今天把往返郑州的机票买妥当了。人生第一次坐这种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去了古老文化的发源地的省会。

我没说错,就是第一次坐飞机。

2005年我第一次去北京大学,在哪里读书的同学领我参观了无名湖和博雅塔。她和我说这也是她第一次来这两个地方,反正这湖这塔就在这里,也不会长腿跑掉,与其自己专门跑过来看一眼,不如等需要去的时候再去看,总是有这一天的。

原本我觉得听不可思议的,她这么一说我想想确实是这样。

2006年我们去了八达岭长城,班里的老北京在长城上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也终于来了一趟这地儿了。这时候我已经能理解他的想法了,果不其然他把同样的观点和班里其他同学解释了一番。

坐飞机这事儿也一样。

高三准备高考总是压抑,那会儿我和同桌总说,等考上了大学,甭管距离多近,只要有航班,不是直飞也行,就坐飞机去上大学,就是一定要坐。我们俩都考上到了北京,结果谁也没提坐飞机的事情。因为很麻烦。好像为了坐飞机而坐飞机这事儿挺low的,比没坐过飞机low得多。

在北京读书的好处是永远不必担心买不到回家的火车票,即使新闻上把春运说的再恐怖,你也只要把要回家的信息写在学校的登记表上,几周之后宿舍楼下的小黑板上就会写出请来拿票的告示。

我好想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飞机这样的交通工具了。确实我也不依赖它。

若不是有时候看到朋友们在社交网络里分享的机场定位和照片,我都没有意识到,这世界上还有一种很普遍很寻常但我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但是该来的总要来的。

有点晚罢了,是真的晚。大概说明我从来没有远途的旅行过吧。真遗憾。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苏幕遮说道:

    你这两篇文逼兮兮的“真遗憾”真是让人吐槽无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