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0

最近,TB接触了一个项目,简单地说,倒买倒卖一批工业品。

经过一番调研和朋友推荐,最终我们把这批工业品的生产地放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市。于是,上个周日下午,我们一行人开开心心的驾车朝着玉环市方向去了。

浙江方向的高速公路我是很喜欢的,特别是过了杭州湾以后再往南,多是山区,地势起伏不定,道路蜿蜒曲折,一路上车流量不多不少,有些驾驶的乐趣。相比之下,平时我每周都要往返的G42高速公路,就平淡到乏味了。一马平川的双向四车道,不变道甚至不用打方向的笔直道路,两侧没有任何景观可言,只有厂房和广告牌而已。

周日下午的交通情况很好,虽然下着雨,没有遭遇到任何的交通拥堵。我们大约13:00左右从上海出发,16:30左右便到达了台州服务区。这是高速公路上的最后一个驿站,修正片刻,再开50公里高速和50公里省道,便可以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台州服务区有些特色,不光服务区里有几个篮球架子(难道会有人在服务区打球吗?),还有一个相当大的麦当劳。说起来浙江省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总体来说装修和服务都比较好,甩开江苏省好几条街的存在。

因为下雨,也没有多少心情闲逛,稍事休憩便要出发。走向车子的时候,我看到手机电量只有不到不到10%了。车里是有充电器的,可我转念一想,这台车子已经四年没有换过电瓶了,出门在外的,还是谨慎点好,少用车载电源不是坏事。并且后备箱的书包里还放了一块充满电的备用电池。

这里我要解释一下,我用的是LG G5这款手机,是可以更换电池的设计,很奇妙是不是?在现在这个手机市场里,可更换电池的智能手机确实罕见。我必须要告诉你们,以免读者认为我使用的是那种可以更换电池的iPhone。

所以我决定更换手机电池,而不是用车载充电器给它充电。因为下着雨,我先解锁了车门,好让随行的TB和ZJH先上车,然后打开了后备箱,从书包里找到了电池。我无意识地把车钥匙放在了书包边上,准备关上后备箱门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思考了一下钥匙有没有保管好,但转念一想,我已经解锁了车门,钥匙有没有保管好已经不重要了。

当后备箱盖重重地关上后,我看到了站在车门边上的两位同行者。当时我的大脑是有点懵逼的。为什么你们不进车里呢,这可是下着大雨哎,我都尽量不完全打开后备箱盖,用它来遮雨了呢(所以我没有看到他们有没有进车子),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淋雨?你们这么客气吗,我平时不够平易近人吗?

我愣在那里,ZJH看我收拾好了后备箱,转身去拉车门,说咱们走。门没能拉开。ZJH回头看看我,也是一脸懵逼,说你开门啊。

我摸了摸口袋,空的。看了看双手,只有手机和电池。我说,傻逼了,车钥匙锁在后备箱里了。我刚才确实解锁了车门,但是因为一直没有人打开车门,车子又自动落锁了。

很无奈。在这个服务区里,下着大雨,车钥匙所在后备箱里,我能怎样呢。这里距离上海已经有400多公里了,让我媳妇儿开车送备用钥匙一点不现实。我和ZJH说,我们走不了了,叫你玉环市的朋友开车上来接我们吧。我让我媳妇儿把备用钥匙寄到玉环来,明天再上来拿车。

ZJH说,可是我手机丢在车里了。

很无奈。只剩下强行开锁一条路了。

开锁师傅要了400块钱,很快便驾车来到了服务区。我还以为他会有什么高级的开锁方式,没想到就是用几个气垫塞进门缝里,用气压将车门撬开一个缝隙,再用粗铁丝伸进去,开启车门。

师傅说,你这个驾驶座手边有一个解锁和落锁的按钮,看到了吧,我用铁丝的头捅一下那个解锁,你这个门就打开了。师傅比较熟练的用铁丝捅了一下那个解锁键,咔哒一声,塑料的解锁键上留下来一个刻痕。师傅拉了一把车门,没有开。我们面面相觑。师傅又重复了一下。直到我的解锁按键上留下了五个刻痕,师傅懊恼的回头告诉我:为什么你的车按开锁键打不开车子啊?

我说我怎么知道,这是我第一次把钥匙锁进后备箱,没有什么经验。

师傅后来又尝试了去按下后备箱开关,失败了。最后,师傅说我试试看去拉开你的门把手吧。我说哎不对啊师傅,开门不应该先试试开门把手吗?师傅说你不要这么多废话,这个再开不开,我就没办法了。

于是他拉了两下门把手,果然打开了车门。汽车发出了尖锐的报警声音,不知道服务区里其他的人会不会把我们当做偷车贼。不过,如果有偷车贼需要这么多人通力协作,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车门打开,估计工作效益不会太好。

总之,虽然费时又费力,车门算是打开了,我们也在两个小时之后成功到达了玉环市。我付出的代价,除了400元的开锁费用以及,门框两侧的漆面基本破坏,驾驶座门板上若干塑料按钮受损以及真皮包裹部分被划破。

下雨天还真是和智障更配呢。希望项目顺利,也不枉我攒了这么大一个人品….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