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二月 2018

1

学生会之恶

学生会的服务对象应该是全体学生,而学生会的监管则是学校老师。当监督管理权力不属于他所应该的服务对象时,出现这种作恶多端的学生会,可能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0

再读郑渊洁

感谢郑渊洁创作了这么多扣人心弦的童话作品伴随大家消磨闲散时光,也不得不说,文化程度对人的塑造体现在方方面面。

4

读过的书和追过的动漫

那些你忘记之后还能记得的要点,那些感受,带给你为人处世的成长,才是读书真正的要点。这个意思,放在海贼王之于我,也是有用的吧。

0

大禹治水和成功的偶然性

未来的波函数从来没有真实的存在于成功或者失败的盒子当中,努力地工作只是让你在成功的盒子里观察到未来的概率变得更大。直到一个被叫做命运的观察者瞥了你一眼,未来是停留在成功或是失败,便这样偶然地确定下来了。

0

修改论文

好在昨天晚上我睡了个好觉,一整夜没有看手机。 其实半夜醒来,我原本是向看一眼沙尔克与拜仁慕尼黑的比赛结果的。老实说,如果沙尔克本轮的对手不是拜仁慕尼黑,那我必然会看一眼。可对手偏偏是拜仁慕尼黑,所以我...

0

书都借没了

最近很痴迷量子力学。有对这个学科感兴趣的原因,也有自己的研究工作遇到了自认为不好突破的瓶颈,想求助于量子力学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