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十月 2018

7

走了不少人

最近媒体报道了不少人去世的消息,或是英年早逝,或是非正常死亡。很想知道这些人临终之前是这样的心情。生生死死,可能也就就这样吧。

6

北京二日闲

此行目的,原本是想要带夫人故地重游,让她重新领略北京的美好,愿意返回北京。结果北京二日闲游下来,反而让我有些心存悔意了。不过,年轻人还是得以事业为重,应以国家利益导向和个人事业发展为优先考虑因素,不应过度考虑个人享乐。好在夫人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算是取得了共识吧。那么,也许又要和北京相见了。

8

陆家嘴的二十五年

带涡涡在上海市中心游览了一天,固定地感叹陆家嘴地繁华与热闹。偶然间,又看到了大约二十五年前东方明珠还在修建时地老照片,真是现代而古典的城市大发展啊。

2

写给自己的鸡汤:兰利和莱特之间只差了一步

兰利作为已经有所成就的天文学家,当他通过计算明白飞机是可行的之后,愿意转而投入飞机的研制工作,勇气是令人倾佩的。而他面对失败未能继续前进,与最后的成功失之交臂,这种深刻的教训值得后人细细品味。莱特兄弟以自行车商店为基础,在资金占据绝对劣势的情况之下,敏锐的发现了飞机设计中最为关键的改进要点,并且没有陷入前人那种疯狂改进复杂的转向尾舵的方式方法,以简洁明了的新思路和新设计,成功研制成功了可以使用的飞行器,必须得说,在创新创业的道路上,资金永远不是真正的问题,思想才是。

4

今日份的负能量

在一家廉价店洗车,不幸挂彩,车漆被划伤,商家不承认责任。查阅了大众点评网上其他消费者的评价,瞠目结舌。想不到这个年头还有这样明目张胆的“黑店”存在。

2

太湖西山

太湖,可能对于所有生活在苏州、无锡、常州、湖州的人来说,都非常熟悉。自打我2013年从北京来上海,每每在苏南或湖州赴宴,总会被邀请品尝各种太湖水产。我也承认,太湖的鱼虾确实鲜美,对于我这个只爱食用飞禽走兽的人而言,太湖的鱼虾是我少有的些许提得起胃口的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