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十一月 2018

3

出游计划与涡涡生病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涡涡生病总和周末出游有关。上次如计划去杭州玩儿,出行前三天涡涡生病了;这次计划去嘉兴玩儿,出行前两天涡涡又病了。此前也是如此。涡涡生病似乎总是和出行计划相关。

0

读《增长的本质》——一本用物理学来解读经济学的示范之书

豆瓣对此书的短评,较多不够友好,认为本书的观点“不过如此”。这本书真正的价值,在于如何使用其他学科的基础理论,对其他学科的现象,进行系统的研究、分析和讨论。伊达尔戈在本书中,展示了一位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应有的科学素养,值得我们学习。略显吹捧地说,它可以授我以渔,而非仅仅授我以鱼。

2

涡涡生病了

喜欢追着人跑的涡涡,在疯狂运动之后,再次迎来了发烧和咳嗽。这和小时候的我习性大致一样,也就不好教育什么了。

3

读《上帝的手术刀》——有些科学家的眼里没有南墙

贺建奎之事件,我作为对基因编辑几乎不懂的外行人,只能看得懂专家学者的呼吁和谴责,却厘不清其中头绪,只能做个墙头草,随风摇摆。好在浙江大学王立铭教授写有一本《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匆匆拿来阅读,这才大概对基因编辑领域有了一个比较全面和系统的理解,初步塑造了我对基因编辑的认知。

2

接受审计

我不清楚别人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至少我是那种被别人问来问去就会内心有些烦躁的人。尽管审计过程比较顺利,审计人员也没有提出很多问题,但是那种时刻准备着要被提问且作答的状态,感觉也是不好的。一天下来,感到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