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九月 2019

7

逃避到无路可逃

大考在即,一看书就犯困,丝毫提不起精神,于是选择用打游戏来转移自己本该用于学习的注意力。 工作中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日复一日地拖延下去,既不愿意想办法解决,又在逃避中陷入深深的焦虑。 以上是《为什么我...

10

险些和 Surface Book 说再见了

前几日在湖北黄石参加“中国高温合金年会 2019”,算是稍稍放松了两天。 没想到放松是放松了,差点儿损失了电脑。 周三从黄石临走之前,把书包收拾好,躺在床上等着去火车站。当时我看着放在桌子沿儿上的、立...

25

在哥德堡的两天时间

引言 因工作需要,近期安排了去哥德堡的查尔姆斯理工大学参加 AAMS 2019 (Alloys for Additive Manufacturing Symposium 2019)。 说起来本土鳖从未...

7

奇葩状元翁曾源(外一则)

上月中旬,探访了位于常熟市的翁同龢纪念馆及翁同龢墓。常熟翁家是清朝末年的大家族,在1822年至1877年的55年间,出了翁心存、翁同书、翁同龢、翁曾源、翁斌孙五位进士。而在1856年和1863年,翁同...

5

青岛的海

从长沙[1,2]回到北京,只休息一天,又赶往青岛。我和领导请假,领导说,不行。 北京有一趟去青岛的直达高铁,只需要不到3个小时。实际上这趟高铁在京沪线(北京↔德州)速度非常快,达到350km/h,然而...

3

长沙,橘子洲篇

来长沙出差碰(gu)巧(yi)恰(an)逢(pai)在周五,索性多留一天,在长沙逛一逛。原计划是周六和曾博士游玩岳麓山,可是曾博士忽然放了我的鸽子,将我抛弃了。缘由是母胎单身的曾博士竟然在9月1日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