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LOG. WHAT'S NEW?

2

走在新时代的阴沟里

在度过了一个炎热的、枯燥的、超过250公里和13000步数行程的国庆节第二日之后,我坐在餐桌前,游走在小红书和马蜂窝之间,探求剩余长达五天的假期要如何才能打发掉。 手机弹出了微信群的消息,有个万事通邻...

0

Trust your work

9月14日,我在朋友圈里写了一句话: 九河汇聚而成黄河,形成了肥沃的土壤,孕育出多彩的文明。#再出发 两三年以来的经历,使我最终还是相信了一个事实,我无法心安理得地在体制内里生存,或许在别人看来我已经...

2

终别

2020年,我写了几篇博客,意思是要离开北京了,临了还要在北京以及周边玩上一圈,和这座城市说声再见。可终了,家人全都回到了上海,我一人则留在了北京。 如今,在疫情、工作等等多方面的问题之下,终于阴差阳...

3

张骞出使西域的背景问题

人民大学出版社10月1日出版了塔米姆-安萨利的新书《人类文明史:什么撬动了世界的沙盘》。 在网上搜不到安萨利的学术背景,只知道他是一名美国籍的阿富汗人。之前他写的另一本书《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

2

现状

近8个月没有更新博客,竟不知道写什么才好。 今年是负能量爆棚的一年,有可能是到了中年危机的阶段了吧。 说危机的话,倒也没觉得有多危,总之就是感觉很多事情可以做,又觉得很多事情都不想做了。 有可能是我对...

1

《人类灭绝》

大年三十晚上,当贾冰的小品演完,已经快到23:30了。虽然今年春晚大概率要锁定未来十年最佳春晚这一宝座,但我还是没有耐心继续看下去了——但是我知道,在众多亲朋好友中,我应该算是耐心比较多的了。 回到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