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LOG. WHAT'S NEW?

0

《人类灭绝》

大年三十晚上,当贾冰的小品演完,已经快到23:30了。虽然今年春晚大概率要锁定未来十年最佳春晚这一宝座,但我还是没有耐心继续看下去了——但是我知道,在众多亲朋好友中,我应该算是耐心比较多的了。 回到卧...

0

读《衰世与西法》感悟之二

近期开始阅读华东师范大学杨国强教授的《衰世与西法——晚清中国的旧邦新命和社会脱榫》(增订版)一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这是2021年我开启的第一本严肃读物。 作者在第二小节里讨论了中国近代...

2

2020年度总结

我本来想用一句是『竟然都到2021年1月底了我还没有写2020年都总结』来开始这篇文章,怎奈写下之后发现已经是2月2日了。 回到2020年的总结上来吧。 出行 尽管2020年疫情肆虐,但仍然不能持续阻...

2

建议语委把“丁真火了”收录为新时代成语

大概一周前吧,以人民日报为首的一批媒体,开始教育我们:丁真火了。 最初,我是有点儿懵的,因为我不知道丁真是谁。于是我在网上搜索丁真,发现原来是个少数民族帅哥。但是我不知道丁真为什么火了,搜索到丁真的消...

1

非常时期的发热门诊

每到年底,总觉得身体疲惫很多,今年尤是。 7月底将夫人和娃送回上海之后,便开启了北京 – 上海 – 常州 – 青岛四地巡回的节奏,再加上时常有之的出差,让我很容易在...

3

我已放弃今年的旅行计划

熬过了涡涡4岁以前不便旅游的日子,终于,今年按理说可以好好出去玩一圈了。可惜遇上疫情,让夫人找到了最好的宅在家里的理由。每当我提起旅行计划,总会被“疫情期间不要乱跑”为理由驳回。这个理由看似无懈可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