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8

林则徐、凌青,香港的割让与回归

近日,整理林则徐后人的一些资料,查到一些让人感慨之事,此处留做记录。

林则徐的后人,总体而言有较高的水准,在政界、商界、法律界、外交界有建树。甚至,不仅仅在国内,海外也有林则徐后人的身影,譬如林则徐外重孙女刘蕙仪,是美国达拉斯郡刑事法庭第七庭法官,为北德萨斯州地区唯一一名华裔法官。虽然地位不算太高,但多少显示了林家后人的风采。

其中,林则徐有一位玄孙,名叫凌青。凌青本名林墨卿,在燕京大学读书期间弃笔从戎,于1941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为了不让家人受牵累,他遂取原名的谐音和“凌云而去”之意,改名凌青。加入共产党后,凌青主要从事外事、联络相关的工作。

建国后,凌青一直在外交部就职,可能是凌青有较好的外语水平,其职务多于翻译和对外联系有关。凌青从科长开始,逐渐升任到副司长的职务,并在1974年6月,就任首任中国驻委内瑞拉大使。1980年,凌青成为中国驻联合国代表。

这些履历,实际而言,波澜不惊。而在80年代初,随着香港租借期临近,中英双方就香港回归问题进行数次交谈,最终成功收回香港主权。凌青代表中国政府,于1985年6月12日,将涉及香港主权移交的《中英联合声明》递交给联合国。正式这份声明,确认了香港将按期回归中国。

我们知道,香港是在第一次鸦片战争而签署的中英《南京条约》中割让出去的,而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正是林则徐的虎门硝烟。如果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及割让香港,是近代中国屈辱历史的开端,那么香港回归,则是这一段历史的句点。林则徐亲历了这段历史的起点,而其玄孙凌青则见证了这段历史的终点。这种感觉很奇妙。

事实上,香港的割让和回归,与林则徐及其后人并无直接关联。中英《南京条约》的中方签订者是耆英,而《中英联合声明》的签订者则是邓小平、李先念等国家领导人。因此,香港的失与得,本与林则徐和凌青无直接关联,而这祖孙二人,却因此事结成了血缘之外的、足以被历史铭记的纽带。

那么,由凌青向联合国递交《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当事人的有意安排呢?

我没有深入的查阅资料,但可以通过一些时间点做个猜测。

凌青是1980年8月就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职务的,此时,中国就回收香港主权的问题,并未和英国政府达成一致意见。资料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71年取代中华民国,获得联合国席位之后,便开始运作香港回归之事。但是,直到1979年3月,香港总督麦理浩爵士首度访问中国大陆,方才首次向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提出香港前途问题。此时,中英双方仍没有就香港回归问题展开实质性的讨论,直到1982年撒切尔夫人访华,两国政府才开始密切地讨论香港的主权交割问题。由此可见,凌青在1980年8月就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可能与香港问题没有太多关联。

《中英联合声明》的正式签订日期是1984年12月19日,凌青则是于1985年6月12日向联合国提交《中英联合声明》。凌青卸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同样是在1985年6月。我并不清楚凌青的卸任时间是否与《中英联合声明》提交时间有关,也许有关的回忆录里有披露,但不论这是否是有意的安排,都是历史的巧合。毕竟,林则徐的后人能有机会在纷繁世界中,成为一名有足够能力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职务的人,已经是足够的巧合了。

在历史的潮流中,林则徐和凌青,既是社会上大人物,又是见证历史事件的小人物。他们的功绩值得被后人铭记,却又不足以以一人之力改变历史的进程。这很有趣。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