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9

原料又想给我当头一棒吗

周四晚上六点,从郑州富士康运来的两吨AA6000系列铝合金碎屑终于到厂。

这批原料是为了检验量产工艺参数而购买的。原本希望在三周之前可以送到,这会儿已经大大晚于预期了。

卸料后,大失所望。碎屑的质量与我们要求的,以及前期封样作为标准样品的,相差太多。铝合金碎屑里参杂了大量的塑料颗粒,尺寸、颜色各异,纯净度及其之差。

负责采购的TB马上和仍在郑州富士康厂内负责协调此事的M先生通话。M先生是一个台湾人,和富士康有较深的渊源。由于这是我公司的首次采购(虽然数量很少),所以M先生亲自从苏州赶往郑州,以确保货品无误。

M先生闻讯感到难以置信。好在现在通讯手段发达,通过手机和微信可以很快将视频传送到千里之外。M先生只得表示发货前忙于办理款项、发货单、出厂证等手续,并未亲自检验出厂的货品。

我有些不可思议,问TB,那M先生为什么专程去郑州呢。TB对我耸了耸肩。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凡事只得次日再议。

周五上午十点,M先生告诉我们,是发货出错了。可以换货。TB告诉我,他想去一趟郑州富士康,亲自看一眼货品。

两三个月前,我们从昆山富士康也拿回来一批原料。当时TB亲自到场检验,结果拉回来的原料还是不合格。我看着TB说,去可以,事不过二。

TB坐周六的高铁到郑州,已经是晚上。

周日中午,TB给我打来电话,说他验过原料,没有问题,可以拉回厂里了。以后也可以保证这样的纯度。

这时我松了一口气。感觉情况还不算太糟。

大概创业就是一种这样的活动,任何你觉得“还不算太糟嘛”的时候,更糟的事情就会让你认清现实。

一个小时后,TB又给我打来电话。他告诉我,情况不太对劲。

我们需求的是纯净的AA6063或AA6061铝合金碎屑,负责为我们协调此事的是M和L两个台湾的老先生。当时他们一再向我们确认,郑州富士康出产的是AA6061/AA6063碎屑,请万分放心。而TB在郑州,厂里知情人士告诉我们,这里出厂的是7000系混合6000系铝合金的碎屑,且以7000系铝为主。

也即是说,M和L先生通报的信息是错误的。

我很后悔没有在采购合同里安排违约条款。

M先生帮我稳住阵脚。他告诉我,成都富士康是有我们需要的原料的。这个说法得到了郑州富士康的证实。TB在郑州,和M先生一起,与郑州富士康的相关人员互证了国内主要台资企业的可用材料。

TB告诉我,M先生将很快飞成都,协调此事。但我有些悲观,我不敢想象这种密度极低的物品,可以从成都直接运输到常州,物流不花钱吗?

TB劝道,成都地处西南,生产制造不如东部地区发达,大量的铝合金碎屑未必可以本地消耗,总是要运出来的。

我告诉TB,你不说这个我还没这么绝望。你不知道西南铝业这种老牌的超大型铝厂就在重庆吗。

尽管如此,M先生还是决定要飞往成都处理此事。

我静坐了五分钟,给TB安排了后面的工作方向,同时邀请了合作公司的LC协助我们处理几件事情。

  1. 等待M先生从成都带回来的消息,若可以运输,万事大吉;
  2. 联系在成都有分公司的LW,做在成都设分厂做预处理的准备工作,如不变物流外发原材料,可在当地预处理后再走航运到常州;
  3. 联系苏北地区其他的原料厂家,增加原料来源渠道;
  4. 拓展7000系列铝合金市场;
  5. 可将7000系列铝合金价格拉低至6000系列铝合金的价格水平,开拓可用这种低价的7000系列铝合金替代6000系列铝合金的新市场。

打完电话,有点儿想骂人。人有的时候不该受那么多教育,想骂人的时候总被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约束着,又憋了回去。

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省。也许有人会说,这里面有两个很明显的失误,甚至可以说是错误。

第一,为什么重要的原材料只选了独家供应商?第二,为什么重要的原材料,听信中间商的一面之词而未能进一步核实信息?

由于项目起步时,采购量相对较小,而每一家潜在的供应商,出货量都很大。如果分散采购,结果很可能是在所有供应商处都无法实现采购。比方说您去宝钢公司买一公斤不锈钢板,您猜他们会卖给你吗?

而另一方面,铝合金碎屑供销网络极为复杂,通俗点儿说,就是水比较深。此番借助台湾人的网络实施采购,综合而言已是上策。带来的不利,则是不好过多干预M和L先生作为中间商和真正供应商之间的关系,以免损坏了三方的合作关系。特别是在合作初期,需要尤为谨慎的保持距离。此次事件不仅给我们一个教训,我想M和L先生可能也赶到措手不及,心中或许也在懊恼不已。

TB没有买到高铁票回常州,坐普快的他,直到周一才能和我见面。大概这让他避免了一次被我当面训话吧。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