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8

杭州行

上月定了杭州市余杭区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酒店,位于余杭区鸬鸟镇的杭州鸬鸟新湖希尔顿花园酒店,准备带娃外出过个周末。后来,同小区的小朋友嘟嘟一家也加入了这个溜娃计划,并且提议,不如在杭州多玩儿一天,我们兴然接受。于是,这次旅行的日期定格在了8月31日至9月2日。

不巧的是,涡涡在8月29日晚上忽然发起烧来。涡涡身体一直很好,并不像有些小朋友那样容易生病。我曾经和课题组的老师开玩笑,他们总是会以带娃去医院为理由缺席课题组会,而涡涡几乎从不生病,让我找不到理由缺席并不有趣的组会。

一般来说,从发烧到康复,总会经历一个过程。我们预想杭州行怕是要泡汤了。比较懊恼的是酒店是在第三方平台上购买的促销订单,不改不退,钱怕是要不回来了。令人惊讶的是,涡涡在30日下午忽然退烧,只是还有些流鼻涕,和媳妇儿商议后还是往杭州去了。

杭州市区/西湖景区

到杭州,自然必去西湖。虽然从北京转战上海已有五年,杭州亦数次路过,却从未欣赏过西湖。因为我比较害怕拥挤,多会选些3A,或是名气很小的4A景区游览。如西湖这种5A级景区中的元老、翘楚,是心怀恐惧的。好在现在非假非休,自然不如国庆五一那般人满为患。 因为鸬鸟镇距离市区过于遥远,首日入住了靠近西湖的全季酒店。

带着涡涡出门,行程自然要安排得简单、轻松一些。我们决定分两天游玩西湖,首日下午游览东岸,次日上午观光西岸。由于两日均不能绕湖一周,遂决定打车前往,以免为了取车而走回头路。也幸亏没有选择驾车,路上司机告诉我,杭州市内周中外地车牌限行,周末西湖景区单双号限行,而我的车牌在此两天之内均为限行车辆,根本动弹不得。

西湖的东岸景色不多,柳浪闻莺等几个公园而已,加上天气闷热,心情焦躁,并不觉得赏心悦目。西岸则感受大有不同。西岸实际上并不完全在西湖岸边,而是西湖靠西部分的一条堤坝,也就是苏堤。两边都是湖面,加上树木成荫,凉爽很多。沿途花港观鱼、曲院风荷,都值得一赏。

涡涡大病初愈,虽然精神上很活泼,但体力上可能较为欠缺。走不了两步路,涡涡就要找人抱着,还不停的说:“宝宝没有腿,宝宝走不了路。”涡涡最喜欢的是上坡和下坡,每次在外面,只要给他找到一个坡道,他甚至可以跑来跑去玩儿一整天。西湖岸边坐落很多小桥,自然少不了上坡和下坡。起初涡涡每每遇到上坡、下坡,还要亲自下来跑上两圈。到后来发现上坡、下坡居然这么多,实在跑不动了,也就不提自己来跑步的事儿了。

西湖、雷峰塔

因为涡涡身体不在状态,我们玩儿得不尽兴,毕竟还是要以照顾涡涡为主。西湖比较著名的景点,比如雷峰塔、比如三潭映月,都没有游览。后来我们租了一艘小船,在西湖之上泛舟。本来是件惬意的事情,可忘记了涡涡最近比较怕水。涡涡的害怕是一阵东一阵西的,比如有一段时间很害怕数字3,看到有3的东西,就很害怕;又有一段时间很害怕大象,看到电视里或者绘本上又或者乐高玩具里的大象,便害怕了。最近一个月,涡涡最害怕的是水。游泳是不指望的,泡汤也没有兴趣,没想到坐上游船,浮在水面上也令涡涡感到害怕。虽然上船的过程,涡涡没有反抗,但是坐在船上,涡涡面色凝重,不苟言笑,一言不发。不论和他说什么,他都像个木偶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世间万物都是不存在的,又好像是中了孙悟空的定身术,丝毫不得开脱。涡涡就这样定格了大约30分钟,终于,在船上睡着了。

西湖之行,让我终于明白了西湖的名望哪里而来。坦白的说,西湖的自然风光,并不出奇。黄山归来不看山,可没人认为西湖归来就不必欣赏其他湖泊的景色了。西湖之美,在于它的人文景观和文化内涵。在我看来,西湖是一个长达近前年的开源装修计划。自苏轼出任杭州知府,选定西湖,开发其风光之后,历朝历代的风雅之士,均开始在西湖岸边留下印记。久而久之,积少成多,西湖终于发展为一步一景的著名景点。这次行程仓促,绝大多数景点都没有观看。尽管如此,我还是特意找到古涌金门的所在地,拜访了一番。涌金门是古杭州西城门之一。五代天福元年,吴越王钱元瑾引西湖水入城,在此开凿涌金池,筑此门,门濒湖,东侧有水门。传说为西湖中金牛涌现之地,因而得名。今日涌金门,早已不见城门,但池中有一金牛雕塑,以兑现涌金门之传说。不过,我对涌金门的兴趣当然不是这头金牛,而是《水浒传》里张顺葬身于此。老版《水浒传》电视剧里张顺命丧涌金门一段拍得实在过于惨烈,实在是童年阴影,直至今日,还想看一眼张顺被射死的地方,究竟样貌几何。此番行程,终于了却心愿。

涌金门和张顺

鸬鸟镇

从西湖岸边向鸬鸟镇出发,是9月1日下午。

首先,要从南向北穿过紫金山隧道。在山的南面,艳阳高照,穿过山洞,北面确实倾盆大雨,雨量大到自动雨刮器拨到最快依然不能胜任清理工作。涡涡感到非常神奇,其实我也是。

鸬鸟镇其名甚有意境,给人世外桃源之感。仅凭其名,就让人感受到山清水秀的田园意境。不过,鸬鸟镇得名则与此并无关联,只是因为附近有一座山,形似鸬鸟,仅此而已。

杭州鸬鸟新湖希尔顿花园酒店

之前外出,多半是选择IHG旗下酒店,希尔顿集团的则不太熟悉。酒店远观颇有气势,大堂虽算不上豪华,但也很有特色。入住以后则感觉户型较小,设施也不够齐全。和朋友咨询了一下,方才知道希尔顿花园酒店是希尔顿集团下面的低端品牌。我在预定的时候,甚至没有发现希尔顿后面跟着花园两个字。想来也比较合理,这种偏僻的地方,开业一家正儿八经的希尔顿,恐怕是没人会来的。酒店的自助晚餐也比较丰盛,飞禽走兽海鲜一应俱全。只可惜麻辣小龙虾做得还不够入味儿,啤酒也不提供冰镇的,略显遗憾。

酒店建设在群山之中,山清水秀,一些简单的建筑物,修建得有些格调。虽然入住的人较多,但空旷的山间,并无熙熙攘攘之感。涡涡在酒店的大草坪上跑来跑去,很是乐呵。

酒店的小桥

不过,第二天的爬山活动,涡涡就显得完全不够配合了。也许是病情初愈的缘故,完全不肯自己走路,只愿意让人抱着。很快,这种情绪进一步发展成了不愿意在山里逗留,无论如何也要回酒店。小孩子是不会讲道理的,没有办法,只好打道回府。涡涡只有在酒店里,才会露出精神百倍的模样。大概是个宅男吧。

最后

杭州是我从2013年起便筹划想要去玩儿的城市。可这些年来,它周边的湖州、富阳、桐庐、余杭、淳安、绍兴、诸暨、黄山、宣城、台州、丽水等等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去玩过,很多甚至还去了不止一次,却一直没有选择杭州作为目的地。大概因为我不太喜欢选择热门景点作为我的目的地,使得杭州行一拖再拖,总是期待“下一次出行就去杭州吧”。

三天的时间,带着涡涡,也未认真品味杭州的风情。好在涡涡总会长大,还么还是,“下次有机会再来杭州吧”。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2018-11-30

    […] 到家以后,看到涡涡精神蛮好。小朋友很少生病,前面一两次发烧,也没有很蔫的样子,而且康复得很快。以至于我们在某些事情上警醒他,告诉他这样做会发烧生病的,涡涡会一脸无辜的回答:“生病就生病呗,吃点药就好了呀。”完全起不到震慑的作用。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