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读《上帝的手术刀》——有些科学家的眼里没有南墙

本周一,震动社会的新闻莫过于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布了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诞生。

作为对基因编辑几乎不懂的外行人,只能看得懂专家学者的呼吁和谴责,却厘不清其中头绪,只能做个墙头草,随风摇摆。好在浙江大学王立铭教授写有一本《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匆匆拿来阅读,这才大概对基因编辑领域有了一个比较全面和系统的理解,初步塑造了我对基因编辑的认知。

贺建奎之事件,媒体已经持续跟踪报道了好几天,中国工程院等机构以及业内学者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目前来看,大致呈现一边倒的舆论氛围。贺建奎处在舆论漩涡之中,不论其研究工作,还是他的公司,可能都处在比较尴尬的境地之中。我等行外人士,也不好说三道四,班门弄斧。

说点儿题外话。

其实在很多科学领域中,都有“禁区”,不过多数领域,误闯“禁区”,不过是浪费钱财贻笑大方之事,落得个“读了这么多年书还去干这种事怕不是读书读傻了”的风评。可也有那么一些领域,一旦科学家不能守住底线,带来的后果对社会的冲击就会比较大,如几十年前的原子能研究,也如当今的生物技术研究,等等。

有些人会说,科学家应该是具备较高的科学素养,应当更容易守住底线的。其实很多时候恰恰相反,毕竟搞科研,往往凭借的就是一股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轴”劲儿,面对技术尝试和领域“禁区”,恐怕相当多的科学家未必能在内心守得住底线。

别忘了,在人大会上递交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提案的,都是些专家。毕竟,做专家只要就是“专”,专家可不是为了综合考虑社会、人伦、道义等等因素的存在。科学家与这样的专家,在各自的领域里,有些时候也没什么区别。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夜语凭栏说道:

    实验和应用还是两个概念,有些准则还是要划清红线。南墙可以撞,红线可不行。

    • 夏天说道:

      作为这一领域的外行人,我当然认为你说的是对的。不过,实验或是应用,南墙或是红线,对于业内研究人员来说,往往不是那么容易区分的。《上帝的手术刀》一书中,介绍了过去两年其他实验室在人体基因编辑领域的工作,看上去都是压着“红线”在玩火,业内学者也屡次发出警告。从普罗大众角度来看,贺建奎可能做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事儿,可是从行业内发展的角度来看,贺建奎的实验,恐怕已经是最后一层窗户纸的事儿了。——迟早被人捅破,只不过是被谁捅破罢了。

  1. 2018-11-30

    […] 我在此前的读书笔记里曾经写过,对事物的认知,选择的视角尤为重要,我们站在某一个视角对问题进行深入研究,也未必能取得好的成果,这时就不妨换一个角度来审视问题。可惜的是,人的视角往往是固定的,它受限于人的生活环境、教育背景等等因素,因此,其他研究领域的研究人员的跨界研究,就显得尤为重要。正如《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里介绍的那样,基因编辑近年来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均不是来自这个细分领域的实验室之手。事情的发展,就是这么神奇。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