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8

涡涡的手术

早前在上海时,就发现了涡涡存在腺样体肥大的症状,并且经历了数次检查。虽然很多小朋友都或多或少存在腺样体肥大的情况,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肥大到影响生活和发育的状况。涡涡在上海时,尽管腺样体已经长大到了可以进行手术的临界点,不过医生建议需要以实际情况为准而非医学标准的界定,即不影响生活和发育即可不做手术。

来北京以后,大概是因为空气质量j的缘故,涡涡很快就染上了鼻炎,呼吸道出现问题。在鼻炎的刺激下,腺样体肥大的症状一发不可收拾,确实带来很多问题和不便,于是下定决心要手术了。

北医三院的排队速度还可以接受,只等了两个星期,便安排上了病床。之前在上海,新华医院少说也要一个月才可以手术。

切除部分腺样体的手术比较简单,属于微创手术,相应的器具从鼻孔中进入,找准位置进行切除。由于涡涡年龄很小,为了防止手术期间哭闹,所以进行了全身麻醉。手术时间很短,但需要在手术室内一直观察到苏醒。

醒来花的时间也并不长,总共约有一个小时出头,涡涡就从手术室回到病床了。插着各种各样的检测设备。

大概是手术后的疲劳,以及麻药的后劲,涡涡回到病床后很快又睡着了。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人生阅历,为父也自愧不如了。

总的来说,涡涡今天表现的十分淡定,全程不哭不闹,只有在回病房睡醒后哭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麻药的最终阶段让他感到身体不适的恐慌引起的吧。不过,趁他睡着了我赶紧P了一张图,如果他以后因为年龄太小而不记得今天的手术的话,我就会告诉他这是因为骑车太快摔的。

哈哈哈!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7 Responses

  1. 行吟游子说道:

    这么小就麻醉手术,兄弟当时有没有心疼的感觉。我儿子满月的时候抽血化验,被医生挤得大哭,我感觉受不了。自己曾经蛀牙去麻醉过,感觉被麻醉的地方不是自己的,和自身不服帖。

    • 夏天说道:

      我家娃从小对这些就比较淡定,打针抽血什么的也都不哭不闹,做手术也只有麻药劲儿过了哭了几分钟,他自己都很淡定,所以我们也不是很紧张,哈哈哈。 :!:

  2. 云顶天说道:

    这么小的孩子只能做全麻了,我小时候做过一次眼球肌肉切除矫正手术,局部麻醉,眼睁睁地看着手术刀、钳子对着眼睛挥舞切割~~ :sad:

    • 夏天说道:

      哈哈哈,说起麻药,我有一次拔牙,足足拔了三个多小时。时间太久了,我自己都麻木了,期间医生问了,你不疼吗,我说挺疼的,但是习惯了。医生赶紧给我补了一针麻药,说我就觉得之前的麻药应该已经过劲了,你也不说疼,我就没给你补打,囧。 :smile:

  1. 2019-07-27

    […] 这台 iPad Air 实际上是给涡涡买的。看在他做手术时候不哭不闹十分坚强,而且现在娃的视频课程都是在手机上完成,确实屏幕太小了,所以送给涡涡一台平板电脑。 […]

  2. 2019-10-27

    […] 国庆节出游时,涡涡和夫人坐在后排,因此,夫人偶尔发现——涡涡耳内耵聍又多了很多。耳内耵聍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前些日子涡涡做手术,也请医生顺便帮他清理了耳道,耵聍之大,令人惊讶。这才过去两个多月,没想到又积攒了这么多,只能感慨。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