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6

我已放弃今年的旅行计划

熬过了涡涡4岁以前不便旅游的日子,终于,今年按理说可以好好出去玩一圈了。可惜遇上疫情,让夫人找到了最好的宅在家里的理由。每当我提起旅行计划,总会被“疫情期间不要乱跑”为理由驳回。这个理由看似无懈可击,也不便说啥。

时值岁末,终于按捺不住想要出去玩耍的心情,和夫人申请了独自一人出行一趟的许可,订好了12月中旬飞往兰州的机票和酒店。可惜朋友们都对我这样的行为表示不能理解,“一个人出去有什么意思”,“哇夏总不是外面有人了吧啊哈哈哈”,之类的。在加随着日期的临近,天气预报开始告诉我,兰州在12月13日起要大幅降温(整个北方都会降温),最低气温可能下探到-15℃,最高气温也不过-5℃。想想这样的气候条件,又能玩儿些什么呢?

特别是周中我去了一趟北京,在寒风中提着行李箱走了约两公里。当时想着也就这么两步路,别打车了吧,结果这两公里把我冻的跟孙子似的,于是终于放弃了出行的念头。

回到上海以后,还在想着如何说服夫人走出家门。正好看到富士影像共享空间在搞《大美中国—100位风光摄影师作品邀请展》,旋即决定带媳妇儿和娃一起去欣赏一下作品。(虽然现场的工作人员并没有阻止翻拍,但我觉得翻拍别人的摄影作品也挺没意思的。前面的链接里有一些参展作品,但不全面。)

观看摄影展

说起来可能有两三年没有去过上海市里了,路还是那么窄,也不好走。上一座人行天桥,居然要穿过一家餐厅才可以走到天桥上,真是想方设法榨干最后一丁点儿的空间了。

上海市内

我们把车停在淮海中路上。按道理这种地方的停车费是挺贵的,周边大抵上是20元/小时的收费标准。不过我在上海停车app上发现了一个立体停车库,收费只有其他停车位的一半。不过这个停车库的停车资源也是十分紧张,虽然总共有150多个车位,但是剩余车位始终在0~4之间波动。好在当我到达时,还是有车位的,赶上了这个便宜的停车场所。

立体停车库设在一栋老式建筑里,只有一扇大铁门,把车开到铁门里,人就可以走了,剩下的全都交给机械。停好车以后,抬头看,顶上是近10层密密麻麻的车辆,竟然有一些科幻的感觉。

淮海路的立体停车库,就在渔阳里对面,估计也是服务渔阳里住户的。这个渔阳里,看上去就是有刻意修缮过。百度一下,果然不一般。

淮海中路567弄6号,原霞飞路渔阳里6号。在华亭伊势丹商厦西侧,有一条外表修缮整洁的老式弄堂,这就是著名的渔阳里。 6号原为戴季陶寓所,1920年春戴季陶迁出后,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和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杨明斋曾在这里筹设“中俄通讯社“,这是建党前夕上海共产主义者重要的活动场所之一。1920年8月,俞秀松等人在这里发起创立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9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在这里开办“外国语学社”,为输送青年赴俄留学做准备。1921年初,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后,这里成为团中央机关。

——摘自百度百科
渔阳里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Mr.Chou说道:

    到了冬天疫情不容小视,以静制动~随不变应万变。

  2. Yan说道:

    出去玩应该用周末,一点点攒起来也很可观。

  3. 青山说道:

    回春了再出去吧,天气冷,穿的多玩的也不尽兴 :arrow: 。我自己是不太喜欢穿那么多出去溜达,跟个熊一样,怕冷,麻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