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7

非常时期的发热门诊

每到年底,总觉得身体疲惫很多,今年尤是。

7月底将夫人和娃送回上海之后,便开启了北京 – 上海 – 常州 – 青岛四地巡回的节奏,再加上时常有之的出差,让我很容易在早上醒来时思考一个哲学问题:我在哪儿?

上个周六早上,我照例乘坐早班机从北京飞回上海(虽说是照例,可上一次乘这趟机已是一个月前了,看来行程并没有那么规律)。原本已经安排的十分紧凑的行程,又因为我预约的出租车选错了出发地而变得更加紧张。好在并未错过航班,甚至在前往登机口的路上,还有空暇的心情拍一张照片。朝霞的余晖映衬着忙碌的机场,如果不是赶路的社畜而是轻松的旅行,应该心情会美好很多。

清晨,等待起飞

到家以后,下午狠狠地睡了一觉,原本是要带娃玩耍的,但身体感到十分疲惫。

到了周日早晨,身体的疲惫换了一种感觉,就是那种“喂你快要生病了你知道吗”的那种感觉。但是,一定约定好了周日早上要去看展,虽然媳妇儿多次建议“不如在家里休息吧”,还是决意前往。

事实上,在摄影展处只逗留了约40分钟,一来是100幅照片差不多也欣赏完了,二来涡涡的耐心也到了极限,在展示里跑来跑去,颇为影响他人观展,三来身体不适的感觉又加剧了。

驱车回家,倒头便睡。至下午三点醒来,发现自己发烧了。测了一下体温,有38.5℃,于是吃药静卧。这个时代,想要静卧实在太难了,手机就在枕边,很难不隔三岔五地拿起来把玩一番。

到了晚上七点半,虽然体温已经退至37.9℃,但仍属于发热状态,考虑到排满了日程表的出行计划,还是去医院看诊比较稳妥。

如今带着发热体征的病人到达医院,自然是要特殊关照的,导诊台询问了我的基本情况以后,让我到等候区等待专人带我去发热门诊。

转诊发热门诊患者等候区

医院的发热门诊设置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与其他的区域显著隔开。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各个武装到了牙齿。填写了三份不同要求的承诺书之后,医生要对我进行全面检查(期间医生对着我的一长串的行程记录表一脸懵逼)。对于新冠病毒的筛查可以说是非常细致了,不论你是何症状,鼻拭子、血清检查和肺部CT一套上齐,应该是要万无一失吧。

说起来发热门诊的拭子,居然是鼻拭子。之前我了解过,这家医院如果仅是预约新冠肺炎筛查,是用咽拭子的。此前我在北京也测过两次核酸,均是咽拭子,感觉虽有些不适,但总体而言尚可。没想到发热门诊竟然要求必须鼻拭子,而且是两个鼻子各捅一次,实在是酸爽,和咽拭子相比,鼻拭子的杀伤力还是更大一些。

好在检测结果出得很快,不出意料,只是细菌感染而已,最后,医生给了一盒可乐必妥和一盒泰诺就给打发了。若在平时,只是去药店就可以自行解决,如今在非常时期,花了六百余元检查费才得以买到这两盒药物。

好在,拿到了核酸检测报告,又可以启程了。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Yan说道:

    累了就会生病,尤其是秋冬季。这个时候除了喝一壶水,躺下大睡一觉,以及淡盐水冲洗鼻子外,基本没有好的法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