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0

读《衰世与西法》感悟之二

近期开始阅读华东师范大学杨国强教授的《衰世与西法——晚清中国的旧邦新命和社会脱榫》(增订版)一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这是2021年我开启的第一本严肃读物。


作者在第二小节里讨论了中国近代化的历史起点,小节标题为“经世之学的延伸与中国近代化的历史起点”。

作者指出,随着中国近代化的开始,一个现象是国家权力的下放。为了应对太平天国运动等,以曾国藩、左宗棠为首的一批汉人官员,逐渐在朝廷权力之外拥有了相对独立的军权,这些权力对巩固清廷统治有利,因此也得到了朝廷的默许。进一步,为了巩固地方军阀的武装力量,这些疆吏又进一步掌控了财税权力。

可见,中央权力的下放是新一轮人物发迹的号角。在这些汉人武装力量中,除了曾国藩还是侍郎(但是其练兵一事也属于个人行为),其他人皆非朝廷要臣,譬如左宗棠甚至连个进士功名都没有。

这与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情形是有相似之处的。改革开放之前,国家的经济皆是由政府统一指挥,改革开发即是要动员社会的力量,将一部分经济权力(生产资料所有权)下放给社会各界人士。可以理解为,一部分社会人士分享了原本完全属于中央的在经济建设方面的权力。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学历文化并不是很高的人才脱颖而出,就仿佛二百年前团练的大将一般。

然而,为何曾国藩、左宗棠等人能够在近代化开端之际,取得如此的成就,作者认为,这与他们的国家情怀是密不可分的。他们身上始终有“一种中国文化铸就的人文品格,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自觉自愿”,“这些人身在时事艰难之中而各以‘卧薪尝胆’期‘百事利赖’为一己之任,正反照了儒学精神里‘士不可以不弘毅’的这一面”。这些描述,与如今鸡汤文学里那种“不要只想着挣钱,当你把事情做好了,钱自然会来”的说法多少有些相似之处。

我们常说人要成就一番事业,可这个事业究竟是什么,“己任”是什么,往往是比较模糊的。倘若这个事业只是拥有多少资产,或许在任何时代都不能把握住潮流吧(当然,或许有人觉得做个胡雪岩或者盛宣怀之类的人物也不错,😀)。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