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1

为什么英语会成为全球共享的语言?

201022BKD000 英语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不论是互联网上还是世界文化里,它都在外交、经济、科学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尽管母语说汉语的人要比说英语的人更多,但是尽管如此,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还是在努力地学习英语(译者注:比如说我 T T)。这种情况是怎么产生呢,又是为什么呢?Robert McCrum(罗伯特-麦克鲁姆)写了一本关于英语如何战胜其他语言的轻松读本,他在书中同时阐述了为什么英语正在逐渐被其他语言国家所推崇。

该书的作者用敏锐的眼光发掘了英语演变史中的点点滴滴,从 Tacitus(塔西佗,译者注:罗马历史学家,生活在大约公元56-120年间)的年代到现在 Twitter 流行的年代。举个例子来说,印度是最早启用双语教学的国家,这让他们成为新英语圈(New Anglosphere)中的最大的中间阶级(Middle Class)国家。英语圈(Anglosphere)这个单词最早来自英语历史学家 Thomas Macaulay(托马斯-麦考利)。他在1835年谈到那些新的英语社会阶级时说道:“这一阶级的人们,拥有印度人的血统和肤色,但是却说一口英语。而在我看来,他们的道德观念和思维方式也是和英语国家相一致的。”这一段,被 McCrum 先生认为是英语成为是“英语成为政府官方语言、教育通用语言和科技交流语言的标志,他确立了英语至高无上的地位”。以印度为首的新英语圈国家,现在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他们正在锲而不舍的追赶中国。

渐渐地,英语在外交领域取代了法语,在科技领域取代了德国。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美国的崛起以及英镑的坚挺。当然,英语这种语言富有弹性和宽容的特点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英语可以有很多下属分支,比如新加坡的 Singlish(新加坡英语)和爱沙尼亚的 Estglish(爱沙尼亚英语)。这些语言的主体部分都是几乎一样的,但是却融入了很多新的词汇,语法和语序。

McCrum 先生围绕着这一观点进行了诸多阐述,但是却没有下定论。非英语国家的人说的英语总是不同的。地道的精确而细腻的大不列颠英语、北美英语、印度英语等等之间都存在着不同。如果你有机会去听一个韩国商人与你用英语谈判,你将会听到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他们的英语,简单、语气很重,而且语言不连贯。但正是这些,在 McCrum 先生眼中构成了所谓的“全球语(Globish)”,而这种全球语的各个部分都是在不断地发展之中。谁也不敢说全球语中的哪一个分支能够最终占据上风。全球语的表达,在个人和工作领域都是如此。

全球语带来的最大变化是在全球领域的书面应用。拼写检查以及翻译软件的发展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可以用足够让人理解的英语进行书面交流了。而这种能力,在几年前还需要人们拥有足够的单词拼写水平和语法掌握能力。现在,英文电子邮件、微博客以及短信息要比英文口语交流更加能够让人理解——因为口语可能会因为发音、断句和重音等问题变的交流不能。McCrum 先生把这种现象叫做“a thoroughfare for all thoughts(思潮大道)”。或许,他应该为他的“全球语”再写一篇,来谈谈它的突出作用以及局限性。

原文:http://www.economist.com/culture/displaystory.cfm?story_id=16213950&source=hptextfeature
声明:本文来自《经济学人》,有小改动。译者水平有限,可能存在部分翻译错误。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