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

2011年11月1日,是星期二

我对现在坐的办公室位置并不是很满意。我在课题组里读研究生,自然希望能够和科研梯队在一间办公室,耳濡目染着多少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但是现在我却坐在另一间屋子里,与财务师傅、司机师傅和比我还年轻的一个干杂活的临时工在一起。

财务师傅是返聘的老太太,可能已经有60多岁,人很好。她办事用心,对我这样的后辈也是很照顾。我和那个临时工都算是组里的小年轻,她时常会指出我们工作上的不足,以及应该如何如何改进。她和我导师,也就是课题组的大BOSS,关系很好,据说他们二十年前就是同事,多年工作感情深厚。

司机师傅是位中年大叔,应该年近40岁,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他说起话来斯斯文文,慢慢悠悠,让人觉得做他的车非常可靠,至少你不用担心他会在路上和别的司机斗气飙车。课题组在河北有生产基地,北京市内各处也有业务要跑,外出大多要靠司机师傅开车接送,所以平时他也比较忙碌。他可能是组里快三十个人里唯一一个对限号有好感的人。

小临时工和我是同龄人,应该比我还要小一些。我不清楚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毕业后在课题组干点儿零碎活。他这个“临时”是相对于终身制的正式员工来说的,大概相当于民企的合同制员工。如果不算我这个学生,组里只有他一个85后,所以他总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太能说得上话,对环境也不算太满意。

和他们三位在一间屋子里总让我打不起什么学习的劲头。聊天的话题逃不开家长里短,和对门动辄的学术争论天壤之别。

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有时候还会比较尴尬。

组里没有配电脑的基本上就只有司机师傅和小临时工,所以他们总是会借用我的这个台式机。电脑这东西,一个人好好用,很少出毛病,总是拿给别人用,问题就少不了。像这台上班归我,休息时间属于别人用的毫无节操的电脑,一般挂的格外的早。实际情况也是这样,上周末我到办公室写论文,结果发现电脑无论如何都无法启动。简单的检测了一下,硬盘挂了。这真是太正常了,我都不止一次在电脑里发现带着病毒的视频文件,或者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垃圾软件了。这个情况组里的群众都比较了解,电脑为何不到两年时间就硬盘报销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有一个人可能不知道情况,就是我导师。于是他和我说:以后上班不要瞎鼓捣电脑,你看给鼓捣坏了吧。于是我就背黑锅了…于是我就背黑锅了…于是我就背黑锅了…….

当我把电脑修好之后财务师傅建议我设置个开机密码不让别人用的时候,我真是差点就一狠心这么做了。但是想着别人没活干的时候坐办公室闲着也确实无聊,也就算了。只是在我毕业前这不到一年半时间里千万可别再坏了。

像这样的事情并不少,再比如前几天时间小临时工向我导师请假,说11月1日要回家参加婚礼。我导师随口问了一句11月1日是星期几?我随便算了一下,答了一句:周二。寸就寸在司机师傅和小临时工也回答了这个问题,但他们分别说的是周一和周四……….我导师敲了一下桌子,说你看看你们几个,算个日子都搞不对,甩头走了。

我写下这篇日志的时候是2011年10月31日,周一。明天2011年11月1日,我想肯定是周二错不了了。

但是恐怕我老师只能记得这三个傻蛋连日期都算不对这事儿了。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苏幕遮说道:

    呵呵呵,你还是和原来一样啊。

    我本来想遇事不动气,修炼涵养,但是看你这样几乎无动于衷的心态,也颇觉可气,还是做一个活着的人比较好。。。

    人与人只能尽量达到相互理解,没有缘分也是无法。反正对我来说,鸡同鸭讲的感觉挺糟糕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