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16

一直在闯祸的临时工们

1c6f6506c16a102dc04301在最前面推荐一篇别人写的博客。【将进酒:正宁校车事故的问题在哪儿。】很认同他说话:大家都骂政府,这没问题。但是骂要骂到点子上,不要乱骂。

记不清是从哪次事故开始,临时工就逐渐成了人们质疑的焦点。当今天甘肃省正宁县幼儿园校车事故之后,官媒立刻报道称该校车属于一所民办私立幼儿园,我看到很多网民再次对是否真实提出怀疑。

对于接连发生多起与临时工有关的事故,我并不认同譬如“故意嫁祸给临时工丢车保帅”这样的说法。我们一边相信微博时代让信息变得无比透明,一边又坚信其中必然隐藏着黑幕,这是很可笑的。

但是,是不是临时工所为,与有关部门承当责任与否,或者说承担多大的责任,并不应该有什么关系。有关部门用“临时工”来为自己开脱,网民似乎也认为这种开脱是有理有据的,以至于争执的焦点多数在到底是不是临时工这样莫名其妙的问题上。

什么是临时工,百度百科给了这样两条解释

①:临时招聘的工人,与正式工相对。

②:临时工就是暂时在单位工作的人员,临时工指单位使用期限不超过一年的临时性、季节性用工。也有至期延续可能,但要有双方达成共识的前提。

显然这两条都不能让你满意,于是还有这样一条具备中国特色的解释:

垄断行业里的那些不是正式在编人员或者说垄断企业的底层职工。又被称为“垄奴”就是干的多,拿的少,如果干的多,拿的多,心理至少平衡,像那些临时工、合同工,干的活是正式人员的好几倍之多,但薪水却是几分之一,委实可怜。

我想,那些在温州指挥动车的,在上海调度地铁的,在故宫操作设备的,在蒲城享受擦鞋的,应该都是这样一类具有中国特色的“临时工”。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临时”,而是畸形的体制改革遗留下来问题的体现。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在学校教了多年的书,却只是一个临时工教师,在公安局维护了多年治安,却只是一个临时工警察,在医院治疗了多名患者,却只是一个临时医务工作者……他们并不是什么临时的员工,可能他们在单位的时间比很多干几年工作就另图高就的正式工还要长得多,他们只是缺少编制。

连事实婚姻都可以被法律承认,这样在一个单位工作多年仅仅因为没有编制,犯了事儿单位就可以与之一刀两断吗?

我认为不可以,但遗憾的是很多领导却认为可以。我的车间需要一位叉车师傅,他需要高级技师证,但是这样的高级技工聘用起来很贵,干脆雇佣一名临时工吧,有没有证都无所谓,开得动叉车就行,用人成本低,出了事儿与单位关系也不大。

是否是临时工,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不具备资质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岗位上。

正宁县民办幼儿园用核载9人的金杯车搭载了64人,我不知道在事发之前这趟车就这样跑了多久,如此之显而易见的违规,即便他是个黑户幼儿园,监管部门又如何逃脱得了干系?

也许监管部门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管。我们总是以一种侥幸的心理认为灾难不会降临在自己头上。为一些不足道的私事超速驾车,为一刻之瘾在重点防火区吸烟,为一时之快违规使用电器,我们对安全的漠视,对制度的无感始终没有改变。

对于正宁县这起事故,教育部门,甚至交管部门,都没有任何理由推脱责任。但是,在这样有60多孩子的家长——折合超过百名成年人——能够心安理得的让自己的孩子乘坐超载到令人发指的金杯车的县城,你能指望他们的管理部门循规蹈矩,按章行事吗?

永远别指望。


文章信息
标题:一直在闯祸的临时工们
链接:https://www.xiatian.name/archives/5399
声明:本文为【Xiatian.Name】翻译(或原创),请勿转载。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Ansonyi说道:

    还是责任追究不彻底,临时工特么是怎么来的?不还是那些孽畜招聘来的么?即使是只作为雇主,那他么雇主没有责任?狗咬人的狗主人不是一样的要负责么?这帮畜生狗都不如!!!

    • 夏 天说道:

      这些事情并不是某一两个人能担得起责任的,哪怕给正宁县十个林则徐那样正直而又有魄力的官员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更新了一下博客,最开始推荐了一篇文章你可以看一下。像那个作者所说,原本每月10元政府运营的校车,农民不愿意做。要么政府拿出直接财政拨款支持免费午餐的魄力来,要么农民自身觉悟提高(这是最没谱的),否则留守儿童上学的安全问题恐怕怎么也没法解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