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4

死了两个人

北京化工大学东门,事发此门正对的马路

毕竟是北京化工大学出来的人,再怎么样也脱离不了这个圈子。于是周一两个校友在学校东门口被车撞死这件事情迅速霸占了我的各个社交网站。

这件事情引爆了一些人的情绪。当然你的两个朋友中午还在和你说天哪就快要期末考试了,晚上就躺在停尸房里了,确实难以接受。有句话说怨有头债有主,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不找个替罪羊出来总是无法泄愤的。于是,市政部门、中日友好医院、学校都受到了谴责。

就事件本身来说,我认为其实三者都没有多少责任,你可以说他们原本能够做的更好。比如即使市政不能在东门修建天桥地道,起码应该画个斑马线(至于有些同学说的红绿灯我嗤之以鼻,有几个人敢拍胸脯说自己是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的?),如果你连斑马线都觉得不应该有,起码应该在马路中间安置隔离栏杆,杜绝横穿马路的行为。再比如中日友好医院从来就没有用自己的脑子想过如果医院附近突发事故,医院如何靠自己的力量救死扶伤,只是消极的等待疾控中心调度。最后比如哪怕全北京人民都不关心化工大学学生的死活,学校起码应该关注一下学生的安全,东门恶劣的环境数十年无人问津,东门口的伤情起码应该出动一名校医做最后的努力。

但是,你相信这个社会存在这么美好的事情么?所以该在那里等死的,只能等死。就好像该在那里围观的,只会在那里骂娘。没有人行动,事发之前、事发之时,都不会有人行动。

据说学校的元旦晚会如期进行,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有人怒了。但我说句难听的话,其实对这个学校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件事情根本不算个事儿。2008年6月学校3号楼有一个姓罗的女生晚上想不开从宿舍楼上跳下来了,早上五点多被校园环卫发现,已经在阎王那里报道了四五个小时了。当天黄昏研究生毕业晚会照样举行,还是露天的,欢歌笑语。死了一个经管院的女生,和研究生们有什么关系呢。所以说死了一个生命学院的研究生,和本科生们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信不信如果校长就这件事情把大家召集起来在广场上默哀,顺便做1小时的强化安全教育,就会有相当多的人掀桌子砸椅子恨不得让死者的父母一起陪葬:他妈的这点儿事情居然耽误老子玩DOTA!

我已经离开化工大学两年了,本科毕业时之所以坚决选择不留校读研究生,因为我厌恶这个环境。(1)这个学校的领导不关心学生,我说的不是辅导员们,而是更高层;(2)这个学校没有行动力。哪怕现在人人网和微博上校友就这件事情闹的再天翻地覆,我估计也就仅此而已了。这股愤怒,这股哀伤散去之后,一切照旧,可能只有他们的舍友看着空了的床铺在叹气。如果你愤怒了,如果你认为完全有余地改进完全可以把这种惨剧扼杀在源头,人人网和微博帮不了你。能帮你的是最朴素的做法,拉横幅,做海报,校内演讲,联名抗议。如果你们有一种不是吧这样做太危险了吧的想法,我只能说要是你们觉得改良是可以没有任何代价的,那就闭嘴吧。这就是我离开的原因。

接近最后,贴一个段子:

世界各国对待老板抽员耳光的快速反应:日本员工:头一点,立正哈腰,嗨!美国员工:立刻叫来自已的律师,欲起诉对方;英国员工:微笑报警,送老板去警局;俄罗斯员工:反手就给老板一巴掌,叫你长记性:中国员工:上网怒吼、发泄,指责暴力……

我没有资格说教,我只是说说我的看法。

愿安息,我的师弟、师妹。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Soleado说道:

    你还真不普通,文艺不文艺就不好说了

    • 夏 天说道:

      你最近爱上这句话了……你丫要再来我博客撒野,我,我,我就也去你博客撒野!

  1. 2012-01-02

    […] 终于来了,意外的是一次带走了两条生命。但是谁也怪不了。(车祸事件点击这里)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