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5

俄歇能谱分析真是烦死人了

image

半个月前,和清华大学的LZP老师约了今天上午到分析中心来做俄歇能谱表面分析。挂掉电话以后,我就对分析中心早上8:00开始上班这事儿深深的犯愁了。倘若要我这个时间赶到清华,而且还是清华里最远的西北门附近的理科楼,又他妈要早起了。再掐指一算,这天还是周四,课题组的帕萨特限行…….

好在本周以来天气忽然转暖,于是我又多了自行车这么一个出行工具。骑车去清华很方便,出了研究院一路向北20分钟,都不用拐弯的就直接挺进清华东门了。

出门之时我内心颇为忐忑,因为LZP老师叮嘱我在3月14日和他再电话沟通一下,但是他办公室的电话却死活打不通。我赶到清华理科楼之后,果然无法通过他提供的4XXX的门牌号找到他的房间。几经周折,又查找了其他分析中心老师的电话号码,才知道他的房间应该是DXXX。就这样摸到门之后,LZP老师不在。

您怎么可以不在呢,您要是不在提前说一声啊,我还可以多睡会儿呢。旁边一位实验员小姑娘安慰我说,没关系,今天应该是LZP老师值班做俄歇的,你可以再等一会儿,他应该会过来的,对了,我来上班的时候在海淀黄庄还看到他了呢,矮油,不过他好像不是往学校的方向走的啊,哎呀不管了,反正他最后还是会绕到学校来的吧。

神逻辑了……我也只好坦言相对,那什么,你们的电话坏了。我发现这句话后来成为我和分析中心俄歇表面组沟通的不二法宝,每当我遇到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师而又感到尴尬无言以对的时候,我就会说,那什么,你们的电话坏了。然后老师们便会不假思索的以这怎么可能回复,然后亲自尝试,然后惊讶的发现果然如此。可惜他们很快排除了电话的故障,我的人际沟通小技巧就这么失去作用了。

LZP老师终于在9:00的时候出现在办公室了,我们以“同学你昨天怎么没有和我电话联系呢?”“那什么,你们的电话坏了。”“这怎么可能?”“……”“果然如此。”开头之后,实验就开始了。

这是我第一次使用俄歇能谱分析,啥也不懂。再加上LZP老师来晚了一些,实验只好由课题组的临时工负责装样。互联网上的无数故事已经告诉我们,临时工做事,容易出故事。果然一上午实验样品的状态都很糟糕,实验也并不顺利。所幸的是LZP老师经验丰富,在中午时分找到了合理的解决方案,总的来说实验进行的还算顺利。

虽然顺利,但俄歇能谱分析之无聊实在让人抓狂。每一张谱图获取的时间接近两个小时,期间基本无事可做。就在如图所示的这样一间小屋子里,这样一台存在放射性的仪器设备不停地工作的环境里,基本上无所事事的坐一天,大脑都快要爆炸掉了。

具体的实验经过就不表了,我估计说了也基本没人听得明白,而且我也不能说的很明白。

一天八个小时下来,只完成了3.5个试样的能谱图像,还差0.5个实验的工作量,估计还要抽时间再去一趟清华把实验完成掉。

做实验果然是一件枯燥乏味又伤身体的事儿,尤其是在你要一个人去而且还并不是特别懂的情况下。

明天下午还要去清华,继续电子探针的实验。特么的赶紧把这一波实验完成,我的硕士工作就基本结束了。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