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0

馄饨和小笼包

早餐馄饨,图片来自网络。

昨天临睡前我和舍友说不如隔天早上吃馄饨吧,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当真了。所以今天早上明明已经到了八点上班的时间,舍友说不是吃馄饨吗,我瞬间打消了赶紧去办公室,尽量早点上班的念头。五十步和百步能有什么区别,一屉包子一碗馄饨,吃得非常爽。

馄饨我在安徽的时候很少吃,因为家里不去做,而我又几乎不在外面吃早点,所以就没有这个机会。读本科以后,就经常吃馄饨了。我一向不擅长早起,几乎不选上午头两节课,所以每天早上九点以后起床仍然绰绰有余。卖早点的食堂九点就关门了——实际上八点半以后虽然没关门也没有东西可以吃了——只好到学校外面的早点摊混口饭吃。当时有个卖小笼包的铺子,口味极佳,每次非小笼包不吃。北京卖小笼包的铺子很多,有带着门脸写着“杭州小笼包”的从早卖到晚的小店,也有流窜贩卖上午十点就收工流动小摊,但吃过这么多家,始终认为当时学校门口的包子铺味道最好。这家铺子的包子不单单是小笼包,咬上一口汤汁十足,津津有味,但又不是汤包,汤汁多得让人不太好品尝馅儿的滋味。后来在一些包子铺也吃过如此的小包子,始终感觉无出其右。但光吃包子略显单调,所谓饮食文化,就是吃的同时还得有喝的,才叫饮食。你看但凡席子,未听说过光吃菜不喝酒的,哪怕一桌子人都是闻酒就醉,也得来瓶饮料茶水比划比划,意思意思。早餐里常见的稀食,比如小米粥、紫米粥或是豆浆之类的,我是不爱喝的。小笼包本是荤食,粥喝豆浆是素食,差距太大,相互干扰,乱了口感。馄饨则不是,这种北京街头早餐供应的馄饨,说他是荤食不妥,因为碗里基本上就是面皮、紫菜和香菜,说他是素食也不妥,因为面皮里多少还包裹着那么一星半点的肉末,何况还有虾皮在里头呢。还有一点,就是我生性爱辣,小米粥加辣椒并不好吃,紫米粥甚至豆浆加辣椒就更显奇葩了。所以一屉小笼包加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加了辣椒的馄饨,一直是我早餐的最爱。后来还无意间得知铺子的老板与我是同乡,所以更是要支持一番了。

自从品尝到这种包子和馄饨的组合之后,我的人生出现了两种变化。首先,我基本不吃午餐了。因为我九点之后才起床,到了包子铺已经九点半了,这时候再吃掉一整屉包子,喝掉一大碗馄饨,断然是不会在午餐的点上感觉到饿的。我又不可能只吃半屉包子,我这么喜欢它的味道,如何只买半屉呢?这样吃还会比较省钱,当时的物价水平还比较低,一屉包子两块五,一碗馄饨一块,一共三块五毛钱,就可以搞定早餐和午餐,吃得甚爽,是很划得来的事情。第二,我周末起床早了。因为周末总是会有朋友来学校里找我玩,以前我都会恶狠狠的警告他们,十一点前不要到学校来,否则打扰了我睡回笼觉就拒不待客了。后来我为了让我的朋友也能分享到这种美味,一改以往的作风,恶狠狠的警告他们,必须九点半之前赶到学校来,否则我自己去吃小笼包子,午餐我是吃不下了,所以拒不请客,一直饿着肚子等到晚上好了。于是周末我也从十一点起床提前到了九点。

这样的早餐生活持续的时间很短。这家包子铺是在我大二的时候才开张,我在大二假期就搬校区换到五十多公里外的地方去了。后来物价飞涨,包子和馄饨也不能免俗。现在包子和馄饨的价格相比较当时,已经翻了番,这样的早餐已经需要七块钱才可以买到。贵些也就罢了,分量还缩水不少,以前九点半吃下去一屉包子和一碗馄饨,到了下午四五点钟才会有饥饿感,现在八点钟吃下去这样的东西,中午十一点半正是午餐的时间就觉得饥肠辘辘了。我的食量并没有什么增长,这足以说明分量少了很多。

所以说现在早餐只能对付,想要和从前一样安稳的坐下,吃一屉香喷喷的小笼包,喝一碗热乎乎的馄饨,是很难得的事情。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