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7

就是想让你们嘲笑个够

其实四月三十号晚上我九点钟从实验室走的时候,就在盘算着时间问题了:十点钟到家,收拾行李、简单规划行程、瞥一眼景点攻略,怎么也要到凌晨一点才能睡觉吧,五一高速通行免费,早起是免不了的,再晚四点半也要起床了吧。也就是说,只有三个半小时的睡觉时间。还有一点,在此之前的三个工作日,我每天都是早上六点半起床到实验室开始工作,一直忙到夜里一点。

车里的红牛也只剩下最后一罐了,想必是不够了,却也没时间没心思再去买一打。

就这样吧,我比任何人都有一股子“我觉得这事情虽然很难但是咬咬牙肯定能挺过去”的气头儿。

五月一日早上不到五点钟,我们就已经在外环高速上飞奔了,目的地是扬州。如果不是因为有事故,还是发生在只有两个车道的G15上,想必也不会这么拥堵。区区290公里的路途,上午十点还没有走到尽头。一罐红牛早就顶不上作用了,连心理暗示的作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严重拥堵的高速公路更是让人提不起精神。我被堵在快车道上,只能时而松开制动跟着紧紧前车挪动,不让右边车道的投机分子加塞,无聊至极。

没有任何预兆的,我就睡着了。说是睡着,或许就是打了个盹儿,我是不知道这个盹儿有多久,也许就是那么三秒钟。谁知道呢,因为我睡着了。忽然的惊醒,发现自己就要追到前车的尾了,惊得我赶紧一个急刹车把车辆停住,这下彻底清醒了。我两边看了看,竟然已经从快车道并到右侧车道,车头甚至已经进入紧急停车带了。右后视镜里看到一辆小轿车被我挤得无可奈何,直往边上躲,竟然也不嘀嘀我。我内心暗自发笑,就在打盹之前,我好几次想要变到右侧车道,可后车就是不肯让我并线,抢得野蛮得很,满是就是和你撞上也不让你进来的感觉。然而我打个盹的功夫,就变过来了,看来不讲理的驾驶风格是很适合在中国路况的。

我缓了缓情绪,问坐在副驾驶发呆的媳妇儿,你有没有觉得我刚才的变道特别粗鲁?她想了想说,有的。我又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刚才的刹车特别突然?她又点了点头,问我,那是怎么回事呢?

我和她说,你一定没想到,我刚才睡着了。

她就吓坏了。

我赶忙岔开话题,和她说现在有一些高级的轿车,可以监控驾驶员的视线,一旦司机困得睁不开眼了,就会马上发出警报。我媳妇儿问我,是怎么警报的?我说我也不太清楚,没体验过那么高级的轿车,可能就是蜂鸣声吧,比如说不停的哔哔哔哔叫唤。

剩下的路段,我的破国产车就立刻蜕变成了高级轿车。我甚至还没有感觉到困,它的驾驶室里就响起了女声的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声音嘹亮,不绝于耳。

以后我一定不在车里放那么多水,让她叫得口干舌燥又没有水喝,就不会再哔哔哔哔的烦我了。

在扬州的两天时间也是很累,旅游这东西,放松心情,疲劳身体。更何况我们已经订不到扬州市里的宾馆了,只能住在一间距离扬州市区有40公里远的小镇子上。这个镇子究竟有多偏僻呢,我每每在宾馆房间里打开手机地图,软件就会很热心的告诉我,虽然你手动选择了扬州市地图,但我们通过GPS定位认为你这应该是镇江了吧,要不要换个地图呢?总而言之,每天早上需要开车一个小时到扬州,晚上再开一个小时回小镇。到了五月三号,这个周六,我已是疲惫不堪。

以往,一周五天高强度的实验工作下来,周五晚上回到家里,是一觉要睡到周六晚饭才能缓过来,即使这样,周日一天身体也会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五一节的这一周只工作了三天,旅行两天虽不如实验工作来的辛苦,但身体上的疲劳也是结结实实的承受着了。这样挨到周六早上逼着自己起床前往扬州市里我们计划的最后一个目的地,然后返回上海。

我们的车子停在宾馆马路对面的机械厂里。宾馆自己没有停车位,就和厂子有了协议,厂子院里厂房前面有一块空旷的场地,我们这些住店的人可以把车子停在这块空地上过夜。我们大包小包的把东西搬回车上,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比计划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这也没有办法,因为真的累的起不了床。

八点的太阳已经升了起来,越过低矮的厂房,一道道光束从正前方照射过来。随着咔哒一声安全带落扣,我说,走吧,今天就和扬州再见,就送掉了制动踏板。车子挪动起来,向着厂房门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媳妇儿忽然说了一声,小心一点。我问,小心什么。然后车就咣当一声,走不动了。我赶紧停车,看着风挡玻璃上满满的中控台纹理的投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媳妇儿一脸惊诧,说你怎么就给撞上了?我也一脸惊诧,撞上什么了?说话间我赶紧下车,然后就看到我的车子挂在电线杆子上了。

所以说这里为什么会有一根柱子,还能不能快乐的游戏了!

所以说这里为什么会有一根柱子,还能不能快乐的游戏了!

他妈的。搞错了吧。

还好我和媳妇儿都是心理素质过硬的类型,俗称没心没肺,看到车子被撞得碎碴子掉了一地,倒也想得开。难过到没有,就是觉得报案、修车、理赔,又给自己找了一堆子事儿实在烦人。

警察没多久就来了,有一个中年大叔,一脸不耐烦,皱纹在脸上凑成了一行“你他妈不好好开车又给我找麻烦你要闹那样啊”的小字。

他很不高兴的和我说,叽里呱啦呱啦叽里。我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能说普通话吗?

警察大叔更加不高兴了,嗔怒道,这么大的地方,你往哪儿开不好,偏偏往柱子上开!

我感动得要死,公务员队伍也不完全是表哥那种在死了人的事故现场还谈笑风生的白眼狼,我把车撞了,警察大叔竟然如此想我所想,比我还恼火,好像撞的是他的车一样。

警察大叔招呼与他同行的警察小哥给事故现场拍照,说,叽里呱啦呱啦叽里。

我说,那什么,我刚才的意思是我不懂扬州话,不是只有你前面那句听不懂,你还是全都跟我说普通话吧。

警察大叔说,今天警察不上班,明天把车开到我们中队,来拿事故责任认定书。

我说,你不就是警察么。警察大叔更不高兴了,说,开事故单的警察今天不上班!我说,可我明天也要上班。警察大叔完全不理会我,甩手就要走。我眼见没法聊下去了,只好追问,车不去可以吗?警察大叔斩钉截铁:必须去。

然后拉上警车的门,走了。

扬州就是这么热情,热情似火大概就是这样的吧。热情似火的太阳晃瞎了我的双眼,让我不得不再在这城市留宿一晚。

好不懊恼,可转念一想,好在这刚起步就给撞了,虽然说这阳光晃眼是主要原因,但若不是这么疲劳,恐怕也不至于完全不能察觉。这样的身体和神经状态上了高速公路,说不定要出大事儿呢。所以,回宾馆睡上整整一天,未必是坏事呢。

第二天早上满血复活,我开着撞碎了右侧的车子,冒着雨感到了交警中队,见到了那个昨天不上班的开事故单的警察叔叔。他已经听说了我们的光荣事迹,提笔开始写。

我急忙提醒他,你还没看事故车呢。他说你一个单车事故,除了你自己的车啥也没撞坏,有什么看的。

他妈的,你又不看,还让我必须把车开过来。

警察叔叔要给我写个详细的事故经过。我说是从西向东开的。警察叔叔头也不抬的一边写一边念,由~西~向~东~倒~车….我说不对你打住!不是倒车,我是正着开的。

警察叔叔根本不相信,你怎么可能不是倒车。

我不乐意了。我车技如此高超,倒车撞柱子这种凡人常犯的错误,如何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既然如此,那我只剩下正着开撞柱子这一个选择了。

排除法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会用,警察队伍的素质有待提高啊!

警察叔叔于是就笑场了。我手边没有一盆水,不能一盆水泼到他身上,救场如救火。

警察叔叔感叹道,这都什么事儿,然后把写好的事故单交给了我。末了还叮嘱了一句:以后小心着点。

太坏了,你就那么想成为唯一一个开这种奇葩事故单子的交警吗?死了这条心吧,有的是人这么撞的!

回上海一路大雨,车辆疾驰在高速公路上激起一路的水雾和水花,简直腾云驾雾一般。我畅快的心情完全压制了所有的困意。

唯一不太满意的就是车载系统出了一些小故障,我明明没有感到任何困倦,还是哔哔哔哔得响个不停。

我真的不困了!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Ansonyi说道:

    无法想象,横着开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