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1

你可别相信四十岁的大叔博士

课题组里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刚刚博士毕业,在我们这里做博士后。

你开动脑筋想一下,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博士毕业后没有一份合适的工作,只能来做博士后,多多少少是有些问题的。

刚开始,我们或多或少心存戒备,接触久了,发现其人倒是令人意外的友善,和我们这些不到三十岁的小叔们颇为融洽。

很快的就在科研工作中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不断地提出他的意见和建议。

上个月我和老板讨论需要在两个金属模具中间设置隔热,老板建议我在学院里找一找有没有做热障涂层的课题组,寻求一个解决方案。

博士大叔特别热情的自告奋勇,和我们说氮化硼是一种特别好的隔热材料,可以充分满足我们的需求。老板也没有多想,大手一挥让我们去办吧。

博士大叔也非常积极,说这东西我熟啊,我来买好了。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我催了几次后,博士大叔终于把氮化硼买回来了。还特别给我介绍了一下他的心路历程,氮化硼有膏状和粉状的,膏状的几百块,粉状的好几千,所以先买了膏状的让我试试,好用下次再买粉状。最后很自信的告诉我,一定好用。

我心里想,这么肯定为什么不直接买粉状氮化硼给我呢。

我把黏糊糊的氮化硼膏状物涂抹到金属模具上,比冬天涂脸还要仔细地给它抹均匀了,然后把另外的一块金属模具放了上去。

感觉不错!

然后就拿不下来了。

我说,大师兄这怎么回事!二模具被妖怪抓去啦!取不下来啦!

博士大叔特别坚决,这不可能!

我锤子起子一起上,总算是吧两块模具给分开了。我如释重负地和大叔说,你买的这个膏,该不会是胶吧。

博士大叔继续坚决,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胶,你买的才是胶,你们全家买的都是胶。

我这时候才拿起包装盒仔细看了看,Paste…….

我英语不太好,叔你不要骗我。

博士大叔在世四十余载,学术圈也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岂会因这点小变故受挫,依旧保持了坚决而又淡然的大将之风,这不可能!

第二天,我想了想,要不然先把它溶解稀释了,做成乳浊液,再用喷枪喷涂上去,可能就不会有粘性了。

博士大叔赞同了我的创意,说,你去做吧,这是水溶性胶,可以用水来稀释。

昨天那么铿锵有力的这不可能怎么不见了!不是说不是胶吗!这水溶性胶就不是胶了吗!

然后我往滤水壶里填了一些氮化硼,然后放水进去搅拌。

滤嘴堵上了,特别严实,怎么都弄不开。

说好的水溶性胶呢!!

我痛定思痛,看来做乳浊液也是不行了。博士大叔看我屡次受挫,颇为不忍,为我指出一条明路,就把胶涂上去,让他自然风干,干燥之后不就没有粘性了吗!

大叔您真是智慧无穷。

我马上去刷好了氮化硼。

四天过去了,没干。

大叔说,你加点热啊,给点温度就干了。

我去拿了一个电热吹风机,蹲在地上给涂满了氮化硼的模具吹了一个小时,恨不得给它做个资本主义大波浪。

但是它完全没有干。

大叔说你放在炉子里烤一会儿吧。

于是我就用200℃的温度烤了它仨小时。不但没有干的迹象,涂层都快完全融化成水了…..

情急之下我用手点了一下几乎成为液滴的涂层,差点把手指头烫掉下来。

我觉得不对劲,这算哪门子隔热材料啊。

我赶紧联系大叔,你的氮化硼哪里买的,把网址发给我!

博士大叔很快把购买上铺的网址发来过来,上面赫然写着:氮化硼,耐高温,极好的导热材料,导热能力与铁相当。

所以要在钢模表面涂氮化硼来隔热?你可别相信四十岁的博士大叔了。

IMG_0417 - 800

上海市 徐汇中学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张戈说道:

    这是真事?真是笑屎了,年纪大了,脑瓜子不灵光了么。。

  2. Ansonyi说道:

    笑尿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