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5

这脸是没法要了

两周前在银川开会,我和中南大学的 W 博士惺惺相惜,毕竟都是马上就要博士五年级却没有文章的人种。

他问我,到现在还没有文章,延期毕业暂且不论,再过两年就要被学校劝退了,你现在是什么感想,紧不紧张,刺不刺激?

我回答说,并不紧张,也不刺激,前四年时候我还要脸,坚持到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不要脸了。这样的话,文章和毕业都没什么问题了。

S 博士见刊了一篇 Scripta,作为和我课题方向非常相近的研究者,我当然第一时间阅读了这篇发表在高质量期刊上的文章。凭借这篇文章,S 博士年底毕业,拿到交通大学的博士学位,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祝贺之余,又和 S 博士聊了聊我们的课题方向。我和 S 博士的方向大体上相同,都是将镍基高温合金的体系做成超细晶或者纳米晶材料。这个方向之坑,恐怕我可以用一篇博士论文来阐述。简而言之,目前学术界的认知是需要将先进的高温合金材料制备成单晶的形态,即消除晶界这个高温下非常薄弱的部分,再用其他的强化机制,去弥补单晶材料再强度上的不足。而我们的研究,是在镍基高温合金体系中引入大量的晶界,在通过其他晶界强化的机制,使晶界在高温条件下保持稳定。

当我们在各种学术会议上报告我们的研究时,总是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你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研究,你们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的礼貌的表达。可是我们能怎么样呢,这是老板要求去攻关的方向啊,我们也很绝望啊。

尽管 S 博士在 Scripta 上发表了学术文章,也并不意味着他在这个领域做出了卓有贡献的成果。S 博士自己也是这么认为,作为他的同行,我相信这不仅仅是自谦,更多的是自嘲。

在银川发表了不要脸宣言之后,我已经反复回顾了这几年来的实验数据,坦白的讲,发几篇文章,混个毕业,多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四年来做的这些垃圾,他们有什么发表的意义呢?

回想不到两年之前,刚刚不入博三时,我和导师认真的讨论过我前两年的研究工作。尽管导师建议我把前两年的工作发表一两篇文章出来,但我坚持认为这些所谓的研究成果令我感到恶心,坚定地告诉导师,这些数据我全部都要扔掉,重头开始我的研究工作。新的方案、新的体系,新的手段,两年过去了,尽管有些进步,但仍然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

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你要毕业,所以你必须把这种可笑的结果写成文章,发表出去,然后告诉研究生院,你们要的指标我达到了。所以,这个脸是没法要了。

S 博士在去美国做访问学生之前,已经签了华为,毕业之后就不用再继续做这种科研。他说这个超细晶/纳米晶高温合金的方向,已经把他的所有科研热情消磨殆尽了。于我而言,感同身受吧。很多时候,我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奇奇怪怪的研究。

曾有一次课题组会,导师直问师兄,你的科研到底有什么意义,你花了这些科研经费,对学术界有什么贡献吗?

我不知道他们,但我没有。大概我只能给学术界贡献一些教训了吧。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

我和 S 博士戏称,我们两站在一起,已经代表了超细晶/纳米晶高温合金最先进的水平。不是我们有多出色,实在是放眼望去只有我们在做这种研究罢了。

如果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每天会刊出多少篇学术论文的话,大概能体会这种孤独吧。

夏天

夏天,工学博士,磨洋工。 主要研究方向:高温合金,纳米结构材料,粉末冶金技术。领导一个创业项目,入选龙城英才计划,自我感觉良好。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nishidi说道:

    可以说文风非常森见登美彦了,你马上就可以扔掉学位成为小说家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